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心有魔债(又名“轮回宗首席弟子周泽楷下海拍片了”)上(完)

(三)

渡劫的时间有长有短,劫雷也因人而异,端看本人的修为、心性和积累。修道之人,本就是与天争命;修为越精纯,渡劫难度越大;渡劫陨落者也不在少数。周师兄次次渡劫都是四九道劫雷,虽然我相信周师兄的实力,但还是为他捏了一把汗。

“咦,怎么有一位化神期的大能为师兄护法?”说话的是方明华。他的母亲是微草堂的仙子,所以除了修习轮回宗的道法,他还是一位医修。

“……”我不想说话,并下意识看了一眼江师兄。江师兄是周师兄的好友,我很好奇他知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江师兄面色不改,看上去云淡风轻,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叶前辈。”掌门和几位长老都上前同那位化神大能问好。

对这位蜚声此方世界的斗神,掌门和长老们看起来也拿不准他的来意。如果是恰巧前来拜访,时机也不对,出现的地点也很奇怪;如果是要做过一场,本门内定的下代掌门正在渡劫,这可如何是好……

“斗神叶修前辈?!”杜明大吃一惊,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紧张、僵硬、左顾右盼。他暗恋的唐师妹正是这位斗神的亲传弟子。

“无妨,我来为小周护法。”斗神虽未开口,声音却清晰传至周遭,正是神念沟通之术。

“这……那就多谢前辈了。”掌门和几位长老对视几眼,虽有些狐疑,仍是郑重道谢,退到一旁。

 

“斗神前辈和周师兄什么时候认识的,交情这么好?江师兄你知道吗?”方明华好奇地问。

“……是挺好的。”江师兄语气平淡,不过我还是能察觉到他那种纠结又崩溃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周师兄无论如何出类拔萃,也算是我们的同辈;而斗神前辈,别说我小时候,我妈小时候都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的。这感觉,就像杜明师弟有天告诉我,他找了个对象是荣耀仙子。

 

正说着,周师兄的第一道劫雷已经落下。

周师兄周身灵气翻涌,霜风火影的道意在周身显化,并愈加凝实。他的本命法宝是两柄枪,一长一短。长枪碎霜,是本宗掌门以天外玄铁、深海万年冰芯、青鸾羽等珍稀材料炼制而成;短枪荒火,是周师兄自秘境游历中取得的,激发法门时,可以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一缕凤凰真火。以前我只当这是周师兄的奇遇,现在嘛……谁不知道斗神前辈身怀炎凤真血。

——所以那玩意儿其实是定情信物吗?我受到了一记暴击。

一道一道的劫雷落下,蕴含了天地大道予取予夺的酷烈之意,雷鸣暴烈,地动山摇。周师兄在灵气和劫雷席卷之下盘腿而坐,衣袂翻飞,两柄长枪祭出,霜火道意喷涌呼啸。一只青鸾若隐若现,与斗神前辈彩鳞华羽的炎凤法相比翼相合,共同抵抗雷劫侵袭;满山惊惶鸣叫的玉鬟鹤在凤凰的威压下蜷身瑟瑟发抖。

 

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场面。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线生机”。哪怕以周师兄的惊才绝艳,也要经历天地法则的锤炼,在猛烈的劫雷下挣得生机。吾辈修士,唯有砥砺资质、磨砺心性,才可获天命垂青,得大道神奇,与天地同寿。

恍惚之间,我境界松动,晋升了金丹高阶。

 

四九天雷劫过了十天十夜,周围也有道友观看渡劫感悟天道晋阶或是境界松动,雷修或是火修的修士在这场渡劫中得到的好处最多。青霄上,一轮赤日大放光明,彩练当空、云霞漫天,轮回宗的悬钟清音响彻,昭告着一位新生的元婴修士。

正感慨间,漫天落下霜雪,如碎玉如裂冰,绿野化作冰原,汩汩流动的洗玉瀑冻结成冰,漫山林木挂下霜棱;突然,一只青鸾自半空中显化,一声清鸣,在空明崖周遭盘旋,碧色鸟羽洒下细碎灵光,冰封玉裹的后山瞬间消融,绿意复苏,玉鬟鹤群振翼齐飞,盘旋在青鸾周围,朝贺般起舞鸣叫。这一切转瞬即逝,不过一弹指间,只有那头青鸾仍在空中飞舞。

只见斗神前辈微微一笑,一头火凤自灵台显化,飞向空中青鸾。双凤比翼齐飞,振翼起舞,交颈清鸣。得闻凤凰清啼,想必来年这群玉鬟鹤中,将有开启灵智的灵兽诞生。周师兄此时已将法器结界收起,起身站在斗神前辈身边,并肩看这眼前景象。

斗神前辈一身仙风道骨,神色疏淡,萧萧肃肃,如松下长风;而周师兄天人之姿,站在斗神前辈身边却丝毫不落下风,朗朗如日月之入怀,巍巍若玉山之将崩。莫怪乎掌门当日叹道:“此子我轮回之玉树也。”

见此情景,我竟升起了“他俩真是配一脸”的念头。

 

 

所以,数日后传来新任执法长老与斗神前辈的合籍双修大典即将召开的消息,我也毫不吃惊了。当然,我的室友杜明师弟得知此消息,张大了嘴半晌没回神,抓着我大声喊:“我就说!我就知道!我去,我没骗你!”

我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知道什么?我才早就知道了。

 


 ※ 松下长风、朗朗巍巍等句来自《世说新语 容止》。


【上卷完】

评论(2)
热度(71)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