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心有魔债(又名“轮回宗首席弟子周泽楷下海拍片了”)下(二)

(二)

 

虽有些波折,小翠峰秘境历练终究还是按时开始了。各宗门弟子在领队的护持下,分批通过传送阵,进入秘境。弟子们在秘境中探险,并以各队最终到手的战利品评定胜负;秘境中的收获,可以上缴宗门兑换功德,是一项包含野外生存探险、寻宝鉴宝、迷宫挑战、友宗社交联谊的活动。由于通常在春季举办,这项活动又被称为“春游”。只不过与凡人的春游相比,更加有趣也更加凶险。

周泽楷手持一面紫金天枢旗,带着一串师弟师妹们在秘境中行走。这面旗子是长老为了轮回宗春游活动特意交给周泽楷的,上面刻有清心静气法印和探测法印,可以有效对抗秘境中可能出现的机关幻境;此外,还有一道天枢万罗法阵,通过咒诀激发,可以抵抗一位元婴初阶大能的一击。

原本这面旗子的功法与杜明最相合,旗子该是由杜明来拿的,但杜明一看那旗子的造型,就百般推拒。周泽楷只得自己举个旗子,带着队伍在秘境春游。好在他实在长得好,举着旗子也是玉树临风。

 

此次游历为期五天,时间一到,领队会激发手中的符咒,与小翠峰传送阵呼应,将修士们传送出去。轮回宗此次春游还算圆满,除了一名弟子因为贪图一株百年金线草,偷偷脱队闯进一头千年云蛛的巢穴,被吸成了一具空壳。周泽楷和杜明赶来,只来得及杀死那头云蛛。

“师弟,来世投个好胎吧。”杜明喃喃道。二人埋葬了死去弟子的遗骸。

忽然,周泽楷感到手中的碎霜剧烈抖动起来。碎霜是他的本命灵器,与他心神相连,他隐约察觉到了碎霜的迫切与渴望,那种感觉指向云蛛巢深处。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将紫金天枢旗递给杜明,又将秘境传送符交给他,对他说:“杜……碎霜……”

杜明一头雾水。

『杜明师弟,碎霜有所感应,我要前去查探一番。』周泽楷只得以神念传音给他。

“……那掌门那里……?”

“没事。”

“好吧,那师兄你一路小心,我带弟子们先回去。”

“你也……”

“放心吧放心吧。”杜明挥挥手,“我怎么说也是金丹修士,大不了等下和微草堂一起走就是了。”美滋滋~

“嗯。”周泽楷点点头,提起碎霜,朝云蛛巢穴深处走去。

 

云蛛巢穴深处是云蛛的栖息之地,常年弥漫着阴湿秽臭之气和血腥味。蛛母死去之后,这里的云蛛灵智已开的都四散奔逃,只留下一些刚孵化的小蜘蛛和未开灵智的蜘蛛。周泽楷用离火符将蛛网和蜘蛛烧了个干净,借着火光,他看到碎霜感应最强之处,有一处法阵。

周泽楷不通阵法,点燃灵光研究了一阵,只看出这是个古老的空间阵法,只怕这处秘境诞生之日,就被设在这里,不知为何做了云蛛的巢穴。法阵一直休眠着。周泽楷有些束手无策,虽然心中感应到此处应有机缘,但他试了一些常见的法阵咒诀,都没有任何作用。

此时,小翠峰秘境历练只怕已经结束,传送阵开启,轮回宗的弟子们也已经离开了这里。他祭起一道传讯符,打算联系杜明,请他找嘉世的道友为他打开一条传送通道。正在此时,那处阵法忽然亮起,涌上一片火光。周泽楷正觉这火光发散的气息有些似曾相识,却见碎霜在他手中不住抖动,想要迎向那里。

周泽楷运起灵气护身,又祭出一件防御法器,这才提着碎霜,踏入那片火光中。

 

预想的灼热感没有传来,却觉界风阵阵,眼前一黑。倏忽一道光亮闪过,周泽楷睁开眼,发觉来到了另一处空间。

这是个荒凉的世界,入目尽是赤红的岩陵与沙土,浓郁的炎气扑面而来。碎霜是冰属法器,在此地,被压制得“嗡嗡”作响。举目望去,尽是深蓝夜幕,天空中没有星辰,也没有月光,只有雷鸣与闪电不歇地在天幕中炸开,在地上劈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在大地的尽头,有一株金色巨木,树冠高举,遮天蔽日。

想不明白此处是何方世界,也不知道该如何离开,周泽楷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他捏起御风决,避开阵阵炎雷,飞向金色巨木。一路上,他没有看到任何生灵;而愈靠近那棵巨木,周遭的灵气就愈发浓郁。

 

站在树下看,金色巨木或可算是连通天地了。枝条层层分叉,并肩向上伸展;枝条上缀满金色树叶,形如阔卵,边缘渡着一道烧灼着炎气的红光。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但最令周泽楷吃惊的,是从树冠深处垂下两道锁链,有成人手臂那样粗细,上面布满了刮痕。锁链垂下,吊住了一个人;不,也许不能称之为人,他的半边身体是人身,衣衫破烂,可以看到不少的伤痕和血迹,但他的另半边身体长满了赤色的羽毛,羽毛一直延伸到颈项。他的头低垂着,看不清面目;他的双臂被铁链缚住,整个人挂在半空。


【待续】

评论(6)
热度(57)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