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双花点文】柯基的屁股真圆啊(孙哲平变柯基梗)

【简介:单身小处男张佳乐一直暗恋他对面楼的邻居,那个帅哥看起来又高又猛还有六块腹肌,张佳乐十分羡慕,但一直无法鼓起勇气搭讪;他也不知道他的帅哥邻居注意他很久了。直到有一天,他家门口出现了一头柯基……】

【请 @Amuko 认领】


【阿霂霂霂】:会花会花,今晚八点,野外BOSS,别忘了啊!

【浅花迷人】:阿霂,我今天有事,帮我跟工会请个假……

【阿霂霂霂】:啊?你不能来,老夏又不在,我们DPS可缺了一大截啊。

【浅花迷人】:别提那个混蛋!唉,我跟你说,我今天qjpjifnfab1@#4&*4

【阿霂霂霂】:会花?会花你怎么了?

 

“狗蛋,你给我下来!”

扎小辫儿的男青年一把揪住踩上键盘的柯基,把它抱了下来,打了一下它的屁股。柯基的脸上顿时露出屈辱的表情。

张佳乐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他就被柯基圆滚滚毛茸茸的屁股吸引了,陶醉地在上面摸来摸去,一边摸,还一边赞叹:“狗蛋,你的屁股真圆啊。”柯基在他身下不住地挣扎,却敌不过张佳乐的决心。它被整个放在青年的膝上。张佳乐一手摸它的屁股,一手捋它的毛,两手并用,整个人都美滋滋。

“狗蛋,就你这小短腿,你就别挣扎了。”张佳乐一边摸,一边哈哈大笑,无情地嘲讽着柯基无力的反抗,“谁让你进了我家门呢?进了我家门,就是我的人!张狗蛋啊张狗蛋~”

柯基一听这话,停下了不住划动的四肢,像是认命一般,乖乖趴在张佳乐膝头,任他玩弄。

“哇,一下变得这么乖。看来爸爸没白疼你,来,狗蛋,叫爸爸!”张佳乐顿时得意了,小辫儿翘得老高,一颠一颠的。

柯基狗蛋这下不干了。它猛一扭头,趁张佳乐不注意,一口奶牙就咬在了张佳乐手上。

“张、狗、蛋!”张佳乐一时不查,被狗蛋咬了一口,虽然没破皮,但是作为爸爸的尊严遭到了严峻挑战,“你这个不孝子!”

柯基察觉到危险来临,吱溜一下迈开小短腿跑得没影儿了。

“狗蛋,不许撕纸!!!”张佳乐一介宅男,刚迈开腿就被椅子绊了一下,远远被落在后面,只能竭力大喊。

钻进卧室的柯基不屑地瞥了眼门外,退后几步,一个冲刺,跃上了张佳乐的床。

『撕纸什么的,本大爷才不屑。』

 

张佳乐,K市人,积极阳光,乐观友善,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平时爱打打游戏,除了20多岁了还是个处男以外没别的缺点。

不过他最近有些痛并快乐着。

快乐,在于有天早上,他在家门口发现了一只柯基,没有项圈没有狗牌,看他开门就往他屋里钻,赶也赶不走。他打听了一圈,也没听说这小区有谁丢了狗,于是就养了起来,并美其名曰“狗蛋”。

痛,在于,他以前,每天清早起来偷窥的对面楼帅哥,最近没影儿了。

——是的,张佳乐同志,除了是个单身狗、是个处男,他还是个小基佬。

 

“唉,狗蛋啊,你妈不见了。”

午睡后,被按着摸屁股的柯基狗蛋一脸生无可恋,听到这话,忽然支起耳朵,有了精神。

张佳乐一无所察,悲痛地说下去:“你妈可帅了你知道吗?他那胸肌,他那腹肌,他那背肌,他那肱二头肌……”他看起来快流口水了。

“汪汪!”狗蛋不满地叫了两声:能有我帅吗?

“……我刚做梦梦到他了,我梦到他跟我告白了!”张佳乐看起来简直要尖叫了,“当时我就被感动了,一个公主抱把他抱了起来,对他说‘亲爱的,嫁给我吧’。”张佳乐粗声粗气道。

真是欺负柯基翻不了白眼。

“然后我就被你踩醒了!”张佳乐揪起狗蛋的脸颊,使劲扯它的脸,“狗蛋,你好惨啊,你只能做一个没妈的孩子了。嘤、嘤、嘤。”

狗蛋真恨自己四肢短小,不然蹬他一个头槌,也是极好的。

“对了,狗蛋,我今天预约了医生,咱今晚去绝育……嗷!”

『好你个张佳乐,还想给我绝育?!』狗蛋四肢用力一蹬,在空中一个后翻,落到地上,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狗成精了啊……”张佳乐看得目瞪口呆。

 

狗蛋强烈反对,一见张佳乐就跑,期间带倒家具若干、撕破卷纸若干、啃插头若干,最后不知怎么地跳上张佳乐的博古架。张佳乐眼睁睁看着它抬起自己的后腿,眼中还带着一丝挑衅。眼看自己珍藏的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手办就要被一泡尿化为废铁,张佳乐终于屈服了。

“——不,狗蛋!!!”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我错了!!有话好好说!!!”

狗蛋得意地“汪”了一声。

『让你知道家里谁做主。』

张佳乐含泪打电话跟医生取消了绝育手术。

 

晚饭后,张佳乐找出牵引绳,给狗蛋套上,出门遛狗。虽然刚做了几天狗爸——不对,狗主人,他已经很熟练了,还不忘带上手套和拾粪装备。保护环境整洁,小区人人有责。

狗蛋在家里挺能闹的,不知为何,出门就特爱装相。别的柯基吧,撒欢乱跑,恨不得战成一团;要是看到漂亮的小母狗,那更是不得了,整个就扑过去了。而自家这位,昂首阔步、闲庭信步,面对小伙伴们的呼朋引伴、漂亮小母狗的大献殷勤,岿然不动,俨然一个狗中老干部。不过从张佳乐的角度,他只能看到柯基缓缓迈着短腿向前走,一个圆屁股一扭一扭,他每次都又萌又想笑,为了照顾狗蛋的尊严,他强忍着,把脸都憋红了。

 

“哟,乐乐,又出来遛狗啊?”碰上了隔壁的周奶奶,“哟,狗蛋啊,真乖。”周奶奶摸摸狗蛋的脑袋。

“周奶奶,您散步回来啦。”张佳乐一张娃娃脸,又扎个小辫儿。这种长相在婚恋市场上不受欢迎,但在这个空巢老人不少的小区,张佳乐很受欢迎。

“唉哟,不是不是,我今天去看孙子了。我孙子今年刚高考完,一米八的个子,大小伙子,可帅了。”周奶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

“挺、挺好的。哈哈。”我也一米八啊,您怎么不夸夸我。(张佳乐同学,身高不能四舍五入!)

“对了乐乐,你家狗蛋怎么还不去绝育啊?这狗要是不绝育,时间久了,影响寿命……”

狗蛋一听这话就不干了,“汪汪汪”叫得大声,憋足了劲就拉着张佳乐往前走。张佳乐想起下午的事,又好气又好笑。

“……乐乐啊,你是不是不认识医生啊?我有个远方侄子在做宠物医生啊,现在搞促销,你可以带狗蛋去啊……”

“……周奶奶,谢谢您。我、我联系好医生了,我会去的。”张佳乐被狗蛋拽着脚底打滑,“我先去遛狗了,回见啊。”

“哦,哦,好的,好的。”周奶奶愣愣地看着他被狗拽走了。

 

“好啦好啦,狗蛋,爸爸爱你,不绝育不绝育。”张佳乐哄狗蛋已经很熟练了。不知道为什么,狗蛋虽然不爱听他自称爸爸,但是对这句“爸爸爱你”非常受用。

果然,狗蛋安静下来,一扬头,恢复了闲庭信步的模样;一时不查,掉出一截屎。

张佳乐笑得瘫在地上。

狗蛋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浑身一僵,整条狗都备受打击。它以肉眼可见的动作趴在地上,抬起前肢想要蒙住自己的眼睛,却因为太短,只能勉强捂住脸颊,做卖萌状。

张佳乐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戴上手套给狗蛋铲屎。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

“乐乐,你这个娃娃,咋个是在大街(gāi)上屙屎?!”

——姜春华女士,张佳乐之母。思儿心切的她,提着大包小包的K市特产来看儿子,却叫一路风尘仆仆的她见到了如此不堪的一幕,令她产生了这般的误会,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乐乐,不是我说你,你都这个岁数了,你爸在你这个年纪儿子都3岁了,你……”刚进家门,放下行李,姜春华女士就开启了滔滔不绝模式。

“妈,喝口水。”张佳乐递上杯水。

姜女士接过,一饮而尽,一手举杯,一手叉腰,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张佳乐,你一个大小伙子,年纪轻轻长得又帅,你不要成天闷在家里,要走出去多交交朋友你知道吗?你一天到晚在家里,怎么能接触到人呢?你说你喜欢男人吧,我们也答应了。满大街的男人,你都二十七八了,你倒是找个男朋友啊?”

“妈,吃口瓜。”张佳乐接过水杯,递上一片西瓜。

姜女士端着西瓜,继续数落:“你年纪也不小了,眼光不要那么高。挑挑拣拣,好男人都被别人抢走了。你看上谁了,你就去追呀。不交往,接触接触,做做朋友也是好的嘛。”

“妈,坐下说。”张佳乐端来一张椅子。

姜女士坐下,端着西瓜,继续说:“乐乐,妈妈也不逼你,妈妈就问问,你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啊?”

一直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手段的张佳乐总算有点动静了。他脸红红,下意识瞥了一眼阳台:“……”

知儿莫若母,姜女士一看就明白了:“唉,那你跟人家说了没有啊?”

“没、没有。”那个人最近都没出现。

狗蛋在旁边听着,一听这话,着急得不停挠着张佳乐的裤脚。

『乐乐,你要跟谁告白?!』

“那你得跟人家说啊,你不跟人说,人家怎么知道?你就在那儿傻看着,他要是跟人跑了呢?”姜女士恨铁不成钢,一指狗蛋,“难道你就跟这狗过一辈子啊?!”

“汪!”狗蛋响亮地叫了一声。

“妈,我知道了。”张佳乐胡乱应了一声,“我去给您烧热水。”

 

那天晚上,张佳乐辗转反侧,没睡好。

——也许妈妈说得对,如果不告诉他的话,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是,如果他是直男……那恐怕以后连偷看他晨练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天晚上,狗蛋在自己的狗窝里,辗转反侧,也没睡好。

——张佳乐这个小笨蛋,怕是被什么渣男给骗了吧。变成狗了,什么都不能做,好气。

 

 

张佳乐纠结了好几天,每天一大早就起来等着;可是一直等到张妈妈回K市,对面楼那个从前清早按时在阳台上晨练的帅哥,还是一次都没出现过。

“狗蛋啊,你妈好像真的跟别的小妖精跑了……”张佳乐哭丧着脸,抱着狗蛋,一边揉它的屁股,一边悲伤地哀悼自己逝去的暗恋。

狗蛋才不悲伤呢,它起得晚,张佳乐偷窥完了它才醒来。它现在眼见张佳乐喜欢的渣男跑了,得意坏了。

『傻乐乐,你男朋友就在你身边。』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张佳乐想好了,最差的结果就是那个人是直男,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这和两人现在的状态根本差不多;他得勇敢一次。

“汪汪汪!!”

张佳乐根本听不懂狗蛋的强烈抗议,抱着狗蛋以壮胆,一路出门跑下楼。

 

『傻乐乐,你要去哪儿?快把我放下!不要去找那个渣男!』

狗蛋“汪汪”大叫,四条腿蹬得欢实。

『等等,这地方好眼熟?』

狗蛋渐渐停下了挣扎,他看着张佳乐跑进自己住的那栋楼,跑进电梯按下自己住的那层楼,然后站在自己的家门口,按下门铃。

『傻乐乐,原来你喜欢的那个帅哥,就是我啊。』

 

张佳乐一遍一遍按着门铃,心脏剧烈跳动着,浑身紧张得冒汗:等下,要怎么开口呢?

——“你好,我是住在对面的张佳乐,我喜欢你。”不对。

——“你好帅哥,请问你需要一个男朋友吗?”不对。

——“你好,那个,我经常看你健身,你可以教教我吗?”不对。

……

忽然,他感觉自己怀中的狗蛋越来越重,他不自觉松开手,狗蛋落在了地上。

小短腿、圆屁股、毛茸茸的狗蛋,身形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高大,然后,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胸肌健硕、六块腹肌、人鱼线、大长腿的帅哥。张佳乐视线下移,还看到了晃晃荡荡的一条【哔—】。

“狗、狗狗狗狗蛋?!”张佳乐脸涨得通红,话都不会说了。

“咳咳,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孙哲平,是你老公。”帅哥一下子把张佳乐咚在了旁边墙上。

“老老老老公?!”

“在呢媳妇儿。”

“啊呸呸呸,谁是你媳妇。这是怎么回事?!”帅哥离得太近了,热气熏得他痒痒;张佳乐使劲推他,结果刚一上手就被那弹性俘获了,忍不住摸了一把。

一转眼就见那帅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覆上他的手:“舒服吗?乐乐。”

“流氓啊!”张佳乐小脸涨红,小辫儿炸起,手忙脚乱地想推开他。

 

“侬小两口要吵相么到窝里去吵,在楼道里吵撒?我儿子明天中考,打扰伊休息怎么办?”隔壁防盗门“哐”地打开,邻居大叔不满道。看到二人的造型,他瞪大了双眼,“咦——侬个衣裳都么穿,大白天的,长针眼咯。还是一对小基佬!”

“对不起了您内,我们这就进去。”孙哲平赔了个笑脸。门没锁,他一推就开了,拉着张佳乐就往里走。张佳乐想要挣扎,被孙哲平一按腿就软了,半推半就就进了门,还听到大叔的嘀咕:“没羞没臊!”

 

张佳乐刚一进门,只觉眼前一晃,一声惊呼,就被孙哲平抱了起来。

他一个一米七八的大老爷们,被另一个男人公主抱了!张佳乐屈辱得不行,挣扎着想下地。孙哲平拍拍他的屁股,道:“老实点。”

“别摸我屁股!”张佳乐抗议。

孙哲平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您可没少摸。”

在孙哲平变成柯基的日子里,他的屁股,每根毛,都被张佳乐摸了个彻彻底底。张佳乐一时理亏,说不出话来。

孙哲平清了清嗓子,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脸上露出一点紧张,看着张佳乐,郑重道:“亲爱的,嫁给我吧。”

“噗!”张佳乐喷了他一脸口水。

 

张佳乐怎么说也是个大小伙子,孙哲平这下抱不住了,只得把他放下来。

张佳乐重获自由,第一时间退开三步,双手抱胸,警惕地说:“你……你不能仗着帅乱来!”

孙哲平无辜得不行:“这不你跟我说的吗?”

张佳乐这才回想起他跟狗蛋的一段对话,脸一下红了:“那、那也是我……”

“你不是特别喜欢我吗?”

“呸呸呸,谁特别……特别喜欢你了。”张佳乐挣扎着,“就,一点点。”

“一点点什么?”

“一点点喜欢。”

孙哲平乐得不行:“那我特别喜欢你怎么办啊。是不是有点儿不公平?”

“有点吧。”张佳乐不服气。

“那你说怎么办吧。”

“那我,我也多喜欢你一点吧。”张佳乐勉强地说,“比你多一点。”

“傻乐乐。”孙哲平看他这样儿,喜欢得不行,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咧着嘴大笑。

张佳乐被他弄得又痒又害臊,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后来

“唉,大孙,你那时候怎么变成狗了?”

“不知道。”

“那你干嘛到我家来?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了?”

“是啊,我爱你爱得要死。”

“……大孙,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有点感情?!”

“张佳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床上吃零食!”

“卧槽……大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别挠……啊,别打我屁股!”

 


从此以后,孙哲平和张佳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全文完】


后记:简单粗暴小甜饼,感谢群里妹子 @不过一个小透明 在方言上给我的大力支持。

孙哲平视角的番外 【双花点文番外】柯基的屁股从哪来

评论(10)
热度(96)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