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心有魔债(又名“轮回宗首席弟子周泽楷下海拍片了”)下(五)

明后天出门,今天三更。


(五)

 

周泽楷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虽寡言少语,却不是不通人情。虽这位叶不修前辈只是寥寥数语,他也能想到,在这之后,叶修前辈怕是经历了苦战、血战,又强忍神魂分离之痛,将七情六欲封入这具化身中,洗刷心魔。这处心内空间天地崩裂、电闪雷鸣的景象,只怕也是这具化身内心的映照。

“不应该。”他一字一句道。

言罢,他举起碎霜,心里默念一声“抱歉”。随机祭起碎霜,将其中的青鸾羽取出。青鸾羽与碎霜早已熔炼为一体,而碎霜在日夜温养中,早与周泽楷的神魂相连。此番动作,直接震动他的神魂,如将心脏从体内剜出一般。若不是此前在梧桐树上的一番修行,只怕周泽楷此刻便要金丹碎裂、身受重伤了。而青鸾羽甫一从碎霜中取出,碎霜便元气大失,枪身光华黯淡,跌落一个品级不止。

 

叶不修睁大眼看着这一幕,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就不怕我骗你?没有什么凤凰血,也没有什么勾结背叛,我不过略施幻术,以苦肉计逼你交出这青鸾羽……”渐渐地,他停下了。眼前的青年修士不说话,目光清亮,一错不错看着他。

——我相信你,前辈。

他好像听到了他的心声。

“……你这小子。”他第三次说这句话了。眼前之人一次比一次叫他吃惊,一次比一次让他欣赏。

青鸾羽与凤凰血同出一族,又有镇压心魔的奇效,对此时的叶不修、或者叶修而言,确实是最好的疗伤之物。

青鸾羽被灵气包裹,送到他面前。他浑身绽放红光,渐渐化为凤凰鸟身,青鸾羽化作一片青光,融入他体内。心锁如融化般消失不见,整株凤凰梧桐木无风自动,叶片“唰唰”作响,梧桐木泛起柔和金光。在一片光辉掩映中,周泽楷扶着碎霜坐在地上——他也实在是累了。

 

渐渐地,电闪雷鸣悄然停止,连绵大雨从天幕中落下,饱含清气,洗刷着此方天地的雷炎之气。雨幕冲刷下,寸草不生的岩陵沙地上,渐渐绽开绿意。举目望去,芳草萋萋,流水潺潺,萤光点点。天空中一轮明月高举,清光辉满,洒落天地。

忽然,听得一声凤凰清鸣,那声音玄妙动听,如歌如梦,再不是先前疯狂的尖唳。周泽楷转头一看,只见一只赤色凤凰自树上飞落,环绕着他飞旋了一圈,侧头以喙轻轻磨蹭他的鬓发。周泽楷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弄得有点紧张。

那凤凰在他身前化为人身,赤脚站在地上,长发以玉环束起,一身鲜艳的赤色长袍,仅以腰带环束。被风一吹,金色梧桐叶飘落,正是衣带当风、飘飘欲仙。

“贫道叶不修,见过周小友。”他朝周泽楷行了一礼,嘴角噙着浅笑,仪态雍容闲雅,“方才多有失态,望小友见谅。”

“见过前、前辈。”周泽楷被这前后的反差惊呆了,竟忍不住结巴了一下。

 

“多谢小友相助,免我心魔之苦。”叶不修伸出手掌,一柄血色长枪在他手中浮现。

“却邪?!”这柄枪名列此方世界十大神器,周泽楷一望便知。

叶不修凝视着手中长枪,眼中既是怀念、又是遗憾:“此枪随我征战四方,罕逢敌手,与我半身无异。无奈遭此大变,它亦被天魔污染。我已觉醒凤凰血,却邪与我不再相合,便将此枪赠予小友,以报小友之恩。”

一缕凤凰真火自他心口飞出,渐渐包裹住整柄却邪。叶不修祭出各样天材地宝,手中不断掐诀,竟就地熔炼起来。

“我以凤凰真火熔炼此枪,以凤凰梧桐木重塑其根骨,遍集四海八荒之奇火、灵火,灵气激发时,便可焚尽世间一切邪魔。我将它赠予你,给它起个名字吧。”

周泽楷伸手接过这柄全新的短枪,感受到在枪心中不断跳跃的凤凰真火。

“荒火。”他说。

他原本想命名为“我崇拜的前辈用自己的心火亲手给我做的一把枪”,但这个名字不知为何不被此方世界的法则所容许。

“可惜青鸾羽世所罕见,不然碎霜与荒火同出凤凰血脉,一起使来威力更甚。”叶不修道。

周泽楷点点头。只见他双目一凝,激发道意显化。在一片霜风凛凛中,一只青鸾幻影随风起舞。

“……”叶不修愣在当场,旋即想到了一个可能,“青鸾残魂?!”

谁想到那片青鸾羽上曾附有青鸾残魂,谁又想到眼前这位青年竟将那缕残魂融入道意。待将来他修为精进,这青鸾便可凝实显化、乃至开启灵智,他也可以从中得到属于青鸾一族的天赋神通。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待续】

评论(8)
热度(64)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