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心有魔债(又名“轮回宗首席弟子周泽楷下海拍片了”)下(六)

(六)

 

“哟,真是个好孩子。小周,要不要转投我的门下?”夜空中一道星火划过,落在叶不修身旁,光芒点点汇聚,化作一个人形。

“叶修前辈?”周泽楷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两人,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只见他一袭青衫,长发以发带扎在脑后,背后背着一把伞,靴上还沾着泥点;站在叶不修身边,看上去不像名满天下的化神修士,更像是凡间一名潇洒落拓的江湖侠客。

“多亏你了。”他像个寻常朋友一样笑着拍拍周泽楷的肩;周泽楷头一回见到仰慕的前辈,又被他这番出人意表的动作弄得出神。

叶修转身看着面前这位与自己样貌如初一辙的身外化身,笑道:“辛苦你了。”那位名为叶不修的元婴化身亦只微微一笑,朝他做了个揖,缓缓闭上双眼。赤色凤凰从他头顶飞出,在空中盘旋了三圈,发出一声清越的长鸣,投身没入叶修体内。而那道身外化身,也便消失在了此方天地。

 

“唔……根骨真是不错,修的是《太玄经》?你这性情,倒也合适。只不过如今你有了双枪,枪法可得改一改了。”叶修双指一并,贴上周泽楷的额头,将一篇枪法要诀灌入他的灵台,“……额头怎么这么烫?”他奇怪道。

周泽楷这下别说额头了,连耳朵都烧红了。

“我为了这棵树,挖了非非谷的七条极品灵脉,不过逸散的灵气,相比轮回宗也是不少了,你要是不介意,就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吧。老张那里,我可以帮你说一声。”叶修道。

周泽楷正要拒绝,却听眼前这人又补了一句:“和我一起。”

“好!”周泽楷飞快地说。看着眼前人似笑非笑的表情,赶紧补上了一句,“多谢前辈。”

 

叶修倒也没别的意思。他刚借助青鸾羽祛除心魔,将七情六欲与凤凰血收回体内,正需要在此地温养,稳固神魂。

两人一人坐在树下,一人坐在枝头。此方天地没有白昼,夜风吹拂,繁星闪烁,远方传来隐隐花香。

心魔已去,凤凰血也不再暴烈,叶修的炎凤悄悄溜出来,在梧桐树顶振翼起舞,沐浴月华。而周泽楷正运转功法到紧要关头,它觉察到熟悉的气息,张开翅膀,一路俯冲下来,围着周泽楷不住地飞旋,昂起头鸣叫,像在呼唤什么。过了一会儿,一只弱小的青鸾从周泽楷头顶凝出。炎凤见到同族,亲昵地凑过去,又是展翼、又是啄羽。青鸾初时有些怕生,渐渐才放开胆子,两只凤凰凑在一起,亲昵地磨蹭着。

须知,无论炎凤或是青鸾,皆与主人心神相连。炎凤的动作,就如叶修对周泽楷耳鬓厮磨一般。这下周泽楷可无论如何也修炼不下去了,《太玄经》最讲清心寡欲,他心神一乱,识海翻波,竟浮现出叶修的影子。

——灼灼红衣、雍容闲雅的叶不修,青衫落拓、放逸疏淡的叶修。

——侧过身,一齐对着他微笑。

——“周小友。”

——“小周。”

——一齐对他伸出了手。

一个古老的问题困扰着识海中的周泽楷:“你想牵手的是这个红衣叶不修呢,还是这个青衣叶修呢?”

 

树下闭目修炼的周泽楷,双目张开,“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只见他双目赤红,这位天命所钟的清净琉璃体,修道百余年来,第一次,有了心魔。

青鸾消失在空中,树上的叶修心念感应,睁开眼跳下树来。

“小周?”叶修扶着周泽楷,一手贴在他背后替他梳理灵气,一边嘀咕,“清净琉璃体都能有心魔,这小子刚才都在想些什么啊?”

好在周泽楷还在金丹期,一篇梵澈真人的“心念万法三界行转诀”就可以顺利解决心魔问题。叶修将周泽楷放倒在怀中,另一只手双指并起,贴上他的额头,将法诀印入他的灵台。

“……小周,稳固神魂,抱元守一,运转法诀……”识海翻波中,叶修的声音不断响起。周泽楷下意识顺从着,依照灵台中被灌入的法诀,慢慢平复识海、梳理灵气,将方才的心魔凝练为一枚种子,送出体外。叶修下意识接了过来,瞟了一眼,饶是他历经千年岁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是不自觉呆愣了一下。

“多、多谢前辈……”周泽楷神志恢复,发觉自己现在糟糕的姿势,下意识坐起身来。两人脸颊一错,叶修的气息飘来,他又红了脸。

“没事就好。”叶修淡定地将心魔种子递给他,“咳咳,第一次,收着留个纪念吧。”

不提还好,一提,周泽楷想起为何而生这心魔,叶修想起心魔中窥见的内容,两人四目相对,都不觉有些尴尬和羞耻。

 

修道百余年来,波澜不惊的周泽楷,第一次有一种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的冲动。如果套用凡间的说法,这大概,就是“迟来的青春期”吧。


【待续】

评论(5)
热度(66)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