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心有魔债(又名“轮回宗首席弟子周泽楷下海拍片了”)下(完)

(九)

 

『叶修前辈:

见信如晤。

前辈,你最近还好吗?

我回到了轮回宗,师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让我好好练习枪法,早日将“荒火”化为本命灵器。说来,我使“荒火”还不是很习惯,不过我会努力的。我将碎霜和荒火放在一起,希望它们能更加熟悉。

对了,还要多谢前辈给我开的传送阵,我在蓝雨城买了很多好吃的,师弟们都很开心。

前辈,希望你一切顺利。

 

轮回宗周泽楷敬上』

 

兴欣小筑内,金雀一闪而过,落在叶修肩头,打断了他的沉思。

“小周?”叶修有些错愕。他以神识扫过玉简,读到了一封信。

“小周啊……”读罢,他笑着摇摇头,想了想,还是将玉简收起。

他已经活了很多年了,见过许多人,也经历过许多事。必须承认,他非常欣赏周泽楷,与他相处的几十年也十分自在。但要说其他的想法,他现在,还没有。

 

渐渐地,这样的玉简,他积累了很多。那个沉默寡言的青年修士,就像不知疲倦一般,不断给他来信;有时候是修行的困惑,有时候是和同门的琐事。他已经驯服了“荒火”,将它收作本命灵器;自己给他的枪法他已有小成,而修为也愈发精进。

叶修始终没有给他回信。但有天晚上,他久违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在那棵凤凰梧桐木,他坐在树上,看着树下的青年闭目修行;晚风吹来金色落叶,拂过他的脸颊,落在他的衣摆。

他醒来,坐在床边,回想起这个梦,轻轻笑了。

 

今天金雀没有飞来,金雀已经很多天没有飞来了。叶修莫名有些不习惯。

“老大——!!老大——!!!”毛毛躁躁的青年声音老远传来,一路惊起不少飞鸟,“老大老大,有人下了个战书!”

“……包子,安静点。”叶修无奈道。

“好的老大!”名为包子的青年修士将一只长匣子递给叶修,“老大您看,这是今天早上有人放在门口的。我认为,此人藏头露尾,必有阴谋……”

叶修打开一看,里头放着一条长鞭。鞭子断成两截,通身黯淡,沾染了斑斑血迹,光华不再。他很熟悉这条鞭子。他年轻时杀的第一头蛟龙,以龙筋为根基,亲手炼制了这条鞭子;此后又数次锤炼,虽比不上他的却邪,却也是此方世界数得上的灵器。他和他的主人曾经是朋友,后来,他们刀刃相向。

长路漫漫,一起走过的人,有的中途离开了,有的选择了不同的路;只有很少的人,可以一起相伴着走到最后。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有时候,世间事无非如此。

往事他已不再回首,他很少回首,过去了便放下了。过尽千帆皆不是,不如怜取眼前人。

 

 

轮回宗山门。

两位守山童子正百无聊赖地打哈欠,默默掰着指头算这差事何时能了。忽然,一道红光自南方飞来,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

两位童子吓得两股战战,险些以为敌人攻上山门了。

那红光落在他们面前,化作一位青年修士。只见他一袭青衫落拓,神色懒慢,背后背着一把伞。

“这……这位老……老爷……可……可要为您通报……”一位童子哆哆嗦嗦地上前作揖。

“嗯。那便替我通报一声。”

“我找轮回宗,周泽楷。”

 

 

【全文完】

 

 

【后记】

 

其实这篇文的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写那么长。我只想以一个第三人称视角,写一个胡说八道的修仙小甜饼。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个意图都失败了。

从胡说八道角度,我大概太过正经,既没有人发现上篇第一章出没的翻车真人和司机道长,也没有人发现下篇第一章出没的手刹师妹。

从小甜饼角度,如果这也叫小甜饼,只能是翻车鱼特供小甜饼。它实在是块大饼,也不能说很甜。

 

角色属于虫爹。我一边写,他们就自然而然地对话、生长。我写上篇的时候,在想,要么写个下篇交代一下情史吧;我写下篇的时候,在想,三章之内搞定、五章不能更多。然后这个章节,就被抻到了九章。

我写的时候才发现,旁人看来水到渠成的事情,对当事人而言,并不容易发生。想想吧,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叶,又是顶尖修为的高度,什么人事物在他眼中都是图样图森破。所以,这个第九章我也不太满意,但一点一点水磨工夫事无巨细写来,也不恰当。而要以番外补充,我又觉得整一章都写满了,也插不进去什么;大概以后会修改一下时间线之类。如果以后有番外,大概就是二人合籍双修之后的事了。

 

其实我虽然萌这个CP,写周叶的性格时,还是苦手的;总有一把小锤子在敲打我,“你是不是OOC了”。我也拿不准,我的读者们也并不告诉我。但就这篇而言,我特别喜欢第五章,第五章和第四章是一起写出来的。我没有思考什么,角色就自然而然在这样的情境下说出了选择。在写这一段的过程中,我想我找到了我所追求的。

感谢你看到这里,希望你喜欢。


【完】

评论(15)
热度(92)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