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双花点文番外】柯基的屁股从哪来

下午被吓得够呛,重发一波。

前文

【双花点文】柯基的屁股真圆啊(孙哲平变柯基梗)


孙哲平早就认识张佳乐了。

不过他头一次遇见张佳乐,是在游戏里。

 

那时候,他早已封存了陪他许久的落花狼藉,新建了一个小号,刚从新手村出来,遇见了疯狂刷屏为工会收人的张佳乐。

【浅花迷人】:『繁花血景』工会收人啦!老手自强新手关爱,萌妹子全程陪伴!进会就带格林之森!(鲜花)(鲜花)(鲜花)

孙哲平老江湖了,这种沦落到新手村刷广告收人的工会不是工作室就是养老工会,完全本着忽悠小白的精神,骗到一个算一个。所谓的萌妹子,多半也是大老爷们开个变声器装的。眼见那个叫浅花迷人的弹药专家被一大堆文字泡淹没,孙哲平耸耸肩,越过他,找NPC接了任务就往外走。

张佳乐站这儿收人收了一上午。他第一次干这活儿,技术不熟练,不知道有插件可以自动发广告。他敲了一上午键盘,手指都开始抽搐了,也没人理他,大写的“颗粒无收”。眼见一个新手小号从他身边经过,ID一看就非常双关,饱含了一个男青年满怀骚动又无处发泄的青春,常言道:英雄惜英雄,单身狗惜单身狗;惺惺相惜的张佳乐于是趁发广告的空隙,给那个新手发了一条密聊。

 

【浅花迷人】:兄弟,入会吗?(坏笑)

【再睡一夏】:不。

【浅花迷人】:来吧兄弟,帮会里大量妹子,御姐、人妻、萝莉、正太,应有尽有╰( ´・ω・)つ──☆✿✿✿

【再睡一夏】:正太?

【浅花迷人】:那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ˇ‸ˇ•。)

【再睡一夏】:……我看你挺可爱的。

【浅花迷人】:我、我不是什么随便的人( '-' )ノ)`-' )

【再睡一夏】:随便起来不是人?

【浅花迷人】:来嘛兄弟(๑•ᴗ•๑)

说着就发来一个入会邀请。

孙哲平淡定点了拒绝。

这下他的密聊就被彻底刷屏了,那个弹药专家广告也不发了,没完没了在他的密聊里发:

【浅花迷人】:来嘛来嘛来嘛(づ ̄3 ̄)づ

【浅花迷人】:来嘛来嘛来嘛(づ ̄3 ̄)づ

【浅花迷人】:来嘛来嘛来嘛(づ ̄3 ̄)づ

……

 

孙哲平屏蔽了浅花迷人,并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正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项目出了个bug,下周要上线了,时间紧急,组长喊他回去加班。孙哲平骂了一句,关了电脑,一口气喝干净牛奶,背上包出门了。

孙哲平出门时还是中午,正当日头,回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还是他们处理得快的结果。孙哲平囫囵洗了个澡,打开电脑,打算升个级。

 

一上线,就见一个弹药专家浑身萦绕文字泡,还站那儿,没完没了发广告。

孙哲平一瞬间肃然起敬,但更多地,还是觉得这人傻乎乎的。

张佳乐才不傻呢,他发了一上午广告,手指按到抽搐,然后同会的妹子给他推荐了按键精灵。他现在美滋滋地蹲在电脑前,一边用勺子舀酸奶,一边看着自己的浅花迷人在新手村发广告。虽然还是没收到人,但是酸奶真是好吃呀。

这时候,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上线了,于是飞快地在当前频道打了一串字。

 

【浅花迷人】:兄弟,总算等到你啦!我密聊你都看到了吗?快入会和我们一起共创美好明天吧!

 

他都不知道我屏蔽他了吗?真是傻。孙哲平想。

鬼使神差地,面对那个入会邀请,他点了确定。

 

【浅花迷人】:QAQ

【浅花迷人】:你太好了(づ ̄3 ̄)づ

【浅花迷人】:终于收到人了,累死我了。你第一次玩吗?我带你做任务吧!

 

就这样,再睡一夏作为一个白板小号,在新手村做任务;身后跟着一个浑身丁零当啷的弹药专家,不停发着文字泡试图和他交流。

孙哲平实在被他烦得不行,从抽屉里掏了个耳机戴上,开了语音。

 

“喂,听得到吗?那个……浅花,你别打字了。”

【浅花迷人】:哇!你怎么突然说话,大半夜的吓我一跳!

“……”

【浅花迷人】:对哦,可以开语音啊。我怎么没想到。

 

孙哲平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一个清脆明朗的声音,好像清晨毛茸茸的小太阳。

“Hello,再睡一夏!”他模仿某知名音乐播放软件跟孙哲平打招呼。因为孙哲平的ID比较长,“再睡一夏”四个字被他念得不伦不类的。

“傻逼。”孙哲平淡淡说。

“你怎么能骂人?”张佳乐不乐意了,“你看你,3级小号,哥一个小指头都能捏死你!”

“呵呵。”

张佳乐的声音伴随着狂点鼠标的声音从耳机那端传来:“唉,我怎么没法揍你?哦对了,你快去升级,我带你。等你过了新手保护期,看我打你个落花流水!”

“浅花迷人,我跟你请教个事儿。”

“你说。”这人怎么变得这么客气。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威胁起了效果,十分满足。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后自己好好带他,一定能让他成为工会仅次于自己的中坚力量。

“我说——你这么傻,是怎么平安长这么大的?”

“靠!我才不傻!”张佳乐气得跳脚,可是再睡一夏还在新手保护期,他左点右点也伤不了他分毫。想来想去,他找出一个小本本,把“再睡一夏”的大名记在上面,决定等他长成大号了,再行清算。

 

这厢,孙哲平摘下耳机,闷着头趴在桌上,哈哈哈哈笑了老半天,加班带来的烦闷一扫而空。

——这个浅花迷人,真是够蠢的。

 

孙哲平一介大老爷们,个高腿长、五官俊朗,在公司里号称“行走的荷尔蒙”,去酒吧时小零的目光粘在他身上就下不来。他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六点钟左右光着上身在阳台上做俯卧撑和拉力。如此锻炼一个小时,再去浴室洗澡换衣服上班。

他的工作总要加班,如果没有持之以恒的锻炼,很难保持长久的精力和体力。

也是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已经空窗期很久了;晚上躺在浴缸里自己撸的时候,兴奋过后,总也有些空虚。

什么时候找个伴儿吧。他最近有了这个念头。

 

 

孙哲平是老玩家了,当年的落花狼藉也曾是荣耀的第一狂剑士,和当时的第一弹药专家百花缭乱并称为“双花”,在玩家中人气很高,甚至还产出了一些小众作品。只不过,和那些妹子们的YY不同,孙哲平与这位百花缭乱除了游戏中的交集外,其实素未谋面。

后来,他由于大学毕业、工作变动等种种原因,就没有再玩下去。游戏版本一代代更新,玩家一代代汰换,落花狼藉也渐渐变成了一个远古大神,只在一些回忆帖中出没。

过去的就过去了,孙哲平也没有什么遗憾或者留恋。时代不同了,现在的游戏玩家可以做主播,或是做电竞选手,收入都不低。而在当时,电竞选手还是一个用爱发电的职业,而游戏,被称为“电子鸦片”。扪心自问,如果当时的他,处在现在的环境里,他会一直玩下去,甚至以此为职业,就此走上截然不同的一条道路吗?孙哲平不知道,他很少沉湎过去。不过也许,平行世界里的他,会这样选择吧。

 

哪怕很久没玩了,孙哲平底子在那里,上手很快。而浅花迷人此前承诺的大量妹子,连根毛都没见着,只有他本人,放弃了他的招新事业,全程带着他升级。

“唉,你狂剑玩得挺好的,挺像那个……那个谁来着。”

“锋芒慧剑?”这是荣耀这赛季最强的狂剑士选手。

“不是不是,是那个落花狼藉!”

孙哲平有些意外:“……你知道他?”

“嘿嘿,土包子,你不知道了吧,当年落花狼藉才是最强狂剑。那时候荣耀还没有职业联赛,所以不出名,后来他就A了。你去看看荣耀论坛狂剑版块的精品帖,靠前的那几篇都是他写的。”浅花迷人一口气说了一长串,安利之心溢于言表。

“唔。我知道啊,他是挺强的,我最崇拜的狂剑就是他。”孙哲平夸自己一向泰然处之,“不过你一个玩弹药专家的,你怎么对狂剑那么了解?”

“我是双花粉啊!”浅花迷人理所当然地说。

“咳咳。”孙哲平结结实实被呛了一口,“你……你还喜欢这个?”

“唉,其实我当初是百花缭乱的脑残粉,百花缭乱你知道吧?就是以前最强的弹药专家,和落花狼藉同时代的。不过后来我在论坛看了一篇文,写得太感人了,我就入坑了。唉,一晃都这么多年了……”那篇文叫什么来着?好像叫《春天不开花》。

“……他俩根本不熟,那都是瞎编的。”孙哲平略不自在。

“唉,是啊。那个落花狼藉太高冷了,百花缭乱想找他玩,他都爱搭不理。”浅花迷人惆怅道。

“……”有这回事吗?孙哲平压根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有段时间,他成天忙着找工作、写毕业论文,基本不上线,上线了也匆匆下线,屏蔽一切密聊。

“哎对了,你看了这赛季的比赛没有?百花那一场,邹远和于锋搭档,那个打法真的帅啊。”浅花迷人换了个话题,“要是以前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可以一起搭档,肯定也可以像他们一样。”

说不定还会更好。孙哲平默默在心里补充。

“……唉,不说了。”浅花迷人说着说着,有点怅然若失,“你快升级,我堂堂副会长亲自带你刷本,多重视你啊。你可别忘恩负义,满级就跑了,白费我一片苦心。”

“她们不是叫你会花吗?”孙哲平在聊天室都看到了。

“啊呸!什么会花,小姑娘不懂事瞎叫的,哥身高一米八,铁血真汉子好吗?”浅花迷人一听这称呼毛都炸了。

“哈哈哈哈哈哈……”孙哲平实在忍不住笑了,“你这人真是……”他想了一下,想到了一个新词,“蠢萌蠢萌的。”

浅花迷人当即朝他脚边扔了个手雷,把再睡一夏整个炸飞出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孙哲平顺利做完了神之领域挑战任务,又顺利升了满级,成为繁花血景工会的强力DPS。

“这都是我调教有方!”浅花迷人得意地说。

“会花真棒,会花辛苦了!”工会的妹子们七嘴八舌地夸他。

孙哲平敲了一行字,密聊发给他。

【再睡一夏】:“远古大神百花缭乱沦为无名小工会会宠,这一切的背后,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靠!”浅花迷人正美滋滋地享受着妹子们的夸奖,看到这条密聊,浑身一激灵,忍不住骂出了声。

【浅花迷人】:你在瞎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再睡一夏】:你自己心里清楚。(微笑)

浅花迷人下线了。

“……不会吧,胆儿这么小。”孙哲平自言自语。

 

前不久,荣耀正值周年庆典,推出了历届名人堂手办。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这对远古CP,不知为何竟死灰复燃,在官方发布的微博投票中名列前茅。别人的手办都是单个,这二位的手办被做成了一个套组,两个角色背靠背站着,落花狼藉提着剑,百花缭乱举着枪,一副并肩作战的模样——尽管这两个角色从未真正一起站在赛场上过。

这套手办一经发售,好评如潮。

荣耀的工作人员费尽周折联系到了孙哲平,表示作为纪念将会给他寄上一套。

孙哲平虽然对双花没什么兴趣,但毕竟落花狼藉是他曾经的辉煌,留个念也好;于是他就欣然接受了。

而那位工作人员似乎是个双花粉,聊着聊着,就多问了一句:“现在你们双花都在一个工会,有没有可能组个组合去打职业啊?”

“在一个工会?”孙哲平奇怪地重复了一遍。

“对啊大神,那个浅花迷人,就是百花缭乱大神啊!”

 

——我是双花粉啊!

——那个落花狼藉太高冷了,百花缭乱想找他玩,他都爱搭不理。

 

孙哲平想起从前的那段对话,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

百花缭乱,就是这么个,活蹦乱跳,又可爱,又傻乎乎的家伙?

还说自己是百花缭乱的脑残粉,真是自恋啊。

 

那天之后没多久,孙哲平下班回来,收到了一条短信——荣耀送给他的手办寄到了。

他们小区的快递都存在收发室里,荣耀的箱子独树一帜,孙哲平一眼就看到了——俩。

“不会这么巧吧。”他自言自语道。

朝快递单一看,他留的收件名是落花狼藉,那位呢,也真是巧,百花缭乱。

游戏里同一个服、同一个工会;现实里同一个小区——正对面同一层楼。饶是孙哲平,也被这缘分惊呆了。

他还在那儿站着,瞥见窗外一个年轻人蹦着走过来。比他矮半个头,背后拖个小辫儿,一张娃娃脸,又俊俏,看起来还像个学生——正是孙哲平喜欢的款。

“乐乐,又来领快递啊。”门外纳凉的门卫大叔乐呵呵地跟他打招呼。

被称做乐乐的男青年停下脚步,笑着说:“王叔,今天你值班啊。”声音有些熟悉。

孙哲平心下一动,飞快抱起自己的快递,用包遮了遮,镇定自若地走了出去。那二位正聊着,都没注意他。从那位“乐乐”身边经过时,他又下意识看了一眼,觉得他那眉飞色舞的小模样真是招人疼。

虽然没确定,不过他有种感觉,这位乐乐,八成就是那位,素未谋面的——百花缭乱。

 

孙哲平回家去,拆了包,把双花的手办放在电脑边上,看着看着,有种奇怪的开心。

他打开电脑,登上荣耀的论坛,在同人创作版块用尘封许久的id发了一张帖子。

【求助】有没有双花的文,求推荐 BY 落花狼藉

帖子瞬间飘红,版主挂了高亮,被无数留言淹没了。

 

 

这天过后,孙哲平的生活发生了一点变化。

原本他只觉得浅花迷人有点可爱,又有点傻,闲着没事逗逗他挺好玩;但是现在,他决心开始展示自己的男友力,旁敲侧击地撩他。于是凡是工会活动,浅花迷人参加的,再睡一夏就参加;浅花迷人在哪个组,再睡一夏就申请调到哪个组,工会里的妹子每天被他们俩萌得嗷嗷叫。打竞技场更不用说,浅花迷人本来被他缠得心烦,被他一句“你不是想试试狂剑和弹药的组合吗”给说服了,两个人组队打竞技场,一溜烟打上了全服第一;这个大区人人都知道有个狂剑弹药的组合强得不行,号称“繁花血景”。

另一方面,那个乐乐,的确就住在他的正对面楼。孙哲平要是下班早,就会看到他穿个小白背心花裤衩,在阳台上浇花收衣服,一身蜜色的皮肤露在外面,看起来又甜又光滑又有弹性。有时候他心情好,还会摇头晃脑地哼歌。孙哲平用长镜头偷偷拍了几张,洗出来贴在床边,越看越喜欢,没少对着打飞机。

孙哲平还借口打竞技场约时间要到了浅花迷人的手机号,存在手机里,备注“我媳妇儿”。

 

不过,孙哲平总想,他得有个契机,正式认识一下这位他的未来媳妇儿,以便展开真正的追求。

这位——浅花迷人、百花缭乱。

这位乐乐。

 

 

【全文完】


后记:夹个私货,《春天不开花》是我挺喜欢的一篇双花,除了虐没别的缺点……

孙哲平为什么变成了柯基……嗯,因为爱,真的。

评论(6)
热度(31)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