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林方点文】易燃易爆炸(拔牙歌梗)(一)

【简介:退役后的方锐开了一爿杂货店,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小孩儿玩。有一天,斜对面那家水果店,来了个新店员。那个店员,还是个老熟人。】

【提示:童叟无欺HE】

【请 @σдσ 认领】


【第一节:方锐是个真诚的杂货店老板】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大侠。”

“他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武,想要名扬天下。”

“后来他做到了。”

“可他一直不是天下第一。”

“他想要天下第一。”

“后来又来了个少侠。”

“两个人,每天朝夕相对。”

“他们想要天下第一。”

“他们一起努力了很久。有一天……”

“有一天,那个大侠对少侠说——”

“——我要走了。”

“我老了,这里不需要我了。”

 

“哇,那个小大侠是不是说,你别走!”

 

“那个小大侠说——”

“哦,那祝你一路顺风。”

 

“啊……为什么为什么?”

 

“后来那个小大侠也走了。”

“再后来,有一天,他们遇到了。”

“但是现在他们是对手了。”

 

“为了天下第一?”

 

“为了天下第一。”

 

“那……最后谁赢了?”

“老大侠吧,老大侠练了那么久的剑!我表哥滑冰就比我厉害!”

“他们不是好朋友吗?好朋友才不会打架。”

 

“最后,那个小大侠赢了。”

 

“咦————”

“那后来呢?”

 

“后来,他们各奔东西。”

 

 

故事听完了,天要黑了,小孩儿们背起书包,一个一个都跑了。老远还听那个女孩子大喊:“我就说了吧!好朋友不能打架!”

“切,小孩子懂什么。”方锐嘀咕着,收起桌椅板凳,点起灯牌——那上面用红胶带贴出“方大大杂货店”六个大字。

 

“方太太啊,给我来瓶酱油……你一个小伙子怎么叫这个名字?”

“……是方大大。”

“方大大——?哎哟,我看错了,老花镜忘家里了,不好意思啊小伙子。”

 

“哈哈,方大大,这名字挺省事儿的啊。”

“哎,那你老婆是不是叫方太太?跟那个做抽油烟机的什么关系?”

“老婆跟别的男人跑了。”

“……唉,兄弟,我们做男人的,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妈妈,我也想叫孙大大!今天老师罚我抄名字,我抄了一百遍孙翔翔,可把我累坏了。”

“熊孩子不学好!”

 

“你好,工商所的,查个营业执照——咦,你不是叫方大大吗?麻烦身份证给我看下。”

 

 

华灯初上,这是他在这座城市的第三个年头。

这一代是老街,来来往往都是些街坊邻居。方锐也不为生意多红火,就图个清静。他站在屋檐下,一抬头就能看见两条马路外的一堵摩天大楼,跟个插板似的杵那儿,浑身发光。

这个点没什么生意,他低头刷微博。他轻车熟路地输入“方锐”、“黄金右手”,大约五百来条更新,比以往都多——他点开看了一眼,发现是今年联盟进了个气功师新人。他又点进兴欣战队的主页,从上往下一路点赞,还差点取消了一个。

主页里,叶修和周泽楷带着苏沐橙去巴黎玩了,刚从机场出发;张佳乐PO了一张孙哲平做的背带裤熊;王杰希转了一个博物君的抽奖,@了肖时钦。而老林……林敬言的微博,还停留在今年春天,他转了一张妹子画的唐三打X鬼疑神迷,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方锐找到那张图,看了半天,点了个赞。

 

『岑川:我萌的RPS发糖啦,林方头顶青天!!!』

在他不知道的某个角落,一个妹子激动地PO了两张截图。

 

“老板。”店里来了个人,在货架前看了半天,最后拿了一瓶东方树叶。

“好的帅哥,承惠5元,谢谢光——”方锐抬起头,看见来人,话说了半截,就这样噎住了。

“好巧啊。”那人面色不改,微微一笑。

“好、好巧。”方锐心想:真是好巧。你怎么会来这里?

“一起喝一杯?”话都让他给说了。

“行呗。你等一下,我关个店。”

 

 

两人并肩走着,中间隔着一道不尴不尬的距离。方锐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你干嘛去了?来这儿干嘛?你现在在干嘛?娶媳妇儿了吗?但话到嘴边,变成了客客气气的:“这边我挺熟的,有家小龙虾挺好吃,老板南京过来的,我带你过去。蒜泥?十八香?”

“……十八香吧。”那人顿了一下,带着些笑意。

“哈哈哈,看我,这么多年了,我都傻了。”两人在呼啸的时候,没少一起下馆子,那时候林敬言不爱吃蒜。

“是啊……都这么多年了。”林敬言的语气有些惆怅,也有些怀念,“我上回去青岛,老韩家的小公主,都长这么高了。”他随手比划了一下,又很自然地转身看了方锐一眼:“你呢,过得怎么样?”

“就那样,还行吧。”方锐感觉嘴里有点干涩,咽了口唾沫,“开个小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你比赛的奖金呢?”

“买房去了,三个月收一次租。”

“……”林敬言愣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碰碰他的胳膊,“真有你的。”

“那是!我是谁啊,黄金大脑,宝刀不老~”

 

两人要了两斤小龙虾,又要了两瓶啤酒,对坐着吃了起来。

这里正在江边。时值初夏,晚风蝉鸣,送来江上水汽,很是清爽。

“老林啊,你现在做什么呢?”

喝了几口酒,气氛变得自然多了。

“我啊……”林敬言还是老样子,袖子挽到胳膊肘,举着酒瓶抿了一口,看着江面,“四处流浪吧。”

“看出来了,都晒黑了。”手臂上还有肌肉了。方锐也曲起自己的胳膊,试图让它看起来雄壮一点。

林敬言也不说话,转头看着方锐笑。

“干嘛干嘛?我脸上沾东西了?”方锐一看他笑就心里发毛,胡乱抹了把脸。

以前在呼啸的时候,林敬言对外是正儿八经的端庄队长,对内蔫儿坏,什么翻墙带方锐去吃宵夜啊、在方锐手机上偷摸玩王者农药啊、在方锐电脑里下毛片啊……什么事儿都是他带头,到头来锅都让方锐背了。方锐总是睁大自己真诚的双眼努力辩解,但队友和经理都一副“别驴我”的表情,最后都是林敬言憋着笑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说“以后别再犯了”。

——这么多年了,从联盟到粉丝,没一个人认清林敬言的真面目。

“没什么,高兴。”林敬言举起酒瓶,伸过去和他碰了一下,又补了一句,“老朋友见面,高兴。”

方锐才不信,但他也懒得计较了,只顾闷头剥小龙虾。

又听林敬言问他:“方锐大大,你那房子……租吗?”

——这个人到底想干嘛?!

方锐怒从心中起,“砰”地一下把啤酒瓶子按在桌上:“不租!”

一时间,四座的客人都看向他们。

方锐硬邦邦圆了一句:“都租满了。”

“哦,真不巧。”林敬言也不恼,不温不火地说。

方锐只觉得烦闷。他掏出手机,匆匆看了一眼,说:“不早了,我要回去睡了。就先这样吧,我请客。老板!”他一套话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林敬言来不及阻止,就见他招手喊来老板结了帐。

“我走这边,就不送你了。再见啊。”

林敬言想说现在才八点你就要睡啊,想说要么我送送你吧,最后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看着方锐踩着人字拖,吧嗒吧嗒走远了。头也不回。

 

那天晚上,方锐回去没再干别的,洗了把脸就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

林敬言黑了、精瘦,但轮廓还是那样,和记忆里一样。他们有三年没见了,他有时想起,竟觉得这人陌生得很;甚至于前段时间,他想回忆起林敬言的模样,都有点困难。

有时他会去刷他的微博主页。林敬言很少更新,方锐想点赞都无处下手。

而他的头像,在他的好友里,暗了很久。一翻上次对话,还是过年时公式化的:

【方锐大大真的帅】:老林,新年快乐。

【林】:谢谢,同乐。^_^

三年间,方锐很多次点开想同他说点什么。一开始敲了一长串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到后来的,点开对话框,愣了会儿,就关掉。

他也不再去回想那次糟糕的告白。到后来,触景生情时想起,还在心中自嘲“年轻人你就是太过冲动”。

 

 

三年前。

【兴欣战队-方锐】:那个,老林,我要退役了。

【林】:哇,时间过得真快啊,恭喜方锐大大功成身退。

【兴欣战队-方锐】:那什么……我缺个男朋友……

【林】:……

【兴欣战队-方锐】:行吗?

一段漫长的沉默。

方锐看见对话框不断显示着“正在输入”,久久没有动静。

他心里空了一块,先前的紧张和期待渐渐消散了,一个冷静清晰的声音在心底响起:“你被拒绝了。”

【林】:谢谢……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真的谢谢。

【林】:方锐,你挺好的。

方锐感觉有点揪心,又感觉有点可笑;他觉得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乐观向上。于是他努力咧开嘴,看林敬言那边还在磨磨蹭蹭地输入,抢先打了一行字。

【兴欣战队-方锐】:啊哈哈哈没事没事,我也觉得自己挺好的。那以后还是做朋友吧。

林敬言那边回得很快。

【林】:嗯,那还是先做朋友吧。

 

那天,方锐愣怔着坐在电脑前很久。他一页一页翻着两人的聊天记录,一边翻,一边笑,笑得胁肋有点疼。他有一个文件夹,里头都是和老林一起的合影。他一张一张看过去,心想:老林真的挺好看的,我眼光其实还行;一会儿他又想:不过也没那么好,他比我还矮。想到这儿,他又笑了。

他笑得抑制不住自己,都笑出了眼泪。

“点心大大,来吃宵夜了!”老魏在门外狂敲门。

“……来了来了!我的鸭血粉丝汤,给我留着!”方锐胡乱抹了把脸,想把文件夹扔进垃圾箱,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点了“取消”。

——但那些照片后来还是没了,谁也没想到《葫芦娃》里是个毛片,还带了个木马,让想怀念一下童年的方锐愣在当场;后来他想办法找人恢复,也没成。

门外老魏催得狠,他“蹬蹬蹬”跑下楼去吃宵夜了。

那天他没吃多少,咽下第一口鸭血粉丝汤就被烫得“嗷嗷”叫。老魏骂骂咧咧站起来给他拿冰水;他呆呆地看着窗外,月亮又大又圆,照得人眼睛疼。他心想,都结束了。

 

 

都是成年人了,谁没几个初恋。过去那么久了,方锐也不在意了。托林敬言的福,他睡得挺早,睡前默默祝福了一下老林,祝他日后前程似锦、家庭幸福美满。

昨天去吃小龙虾,身上这T恤味儿太大了。他昨天没来得及换,今天索性洗了个澡,里里外外换了一身;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刮胡子,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又帅了。

难得起得早,他拎了口搪瓷缸去打豆浆。一路上,他盘算得挺好:今天先去老王家买俩萝卜包子,再去江嫂子那儿买个糍饭团,最后去喻老头早点铺点一碗豆浆,记得浇一勺酱油,坐下来吃个半小时。王杰希昨天发朋友圈的帖子他都看了,早餐要细嚼慢咽才养生。

结果,刚站到老王的包子铺前,刚买好两个包子,他的养生之旅就被打断了。

“老板,要三个豆腐包。”挤过来一个人,对自己亲切地微笑,“好巧啊,你也买包子啊?”

——看我一记轰天炮!

“是、啊,好、巧、啊。”方锐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五个字,“你找到地方住了?”

“嗯,是啊。刚好有家店招工,包吃包住,我就去应聘了。”林敬言说得非常自然。

“林大大怎么就沦落到打工了?”方锐斜睨了他一眼。

“呵呵,你不懂。”

我懂你个七舅姥爷他三外甥女!

“哟,时候不早了,我去吃碗馄饨,先走了。”林敬言提着包子,朝他挥挥手,就转身走了。

输人不输阵,方锐也高声喊:“回见!我去喝豆浆了!”说完就朝和他相反的方向大步向前走。

“那个,小方啊……”拎个菜篮路过的张奶奶拉住他,“豆浆在那边。”

方锐一看她指的方向,林敬言的背影十分扎眼。

“美女,我爱吃干的,我不喝了!”

张奶奶这把年纪了,哪还听过别人夸她美女。她顿时笑逐颜开,乐呵呵地朝方锐喊:“小方啊,慢点走~”

方锐的大餐就缩水成了两个萝卜包子,他缩在柜台后面,一边啃包子,一边骂林敬言阴魂不散。

 

到了早上7点半,斜对面那家水果店也该开业了。老板娘一条黑油油大辫子,两个酒窝甜滋滋,肤白奶大貌美如花,就是爱脸红,方锐没事就爱逗她。

方锐打从遇到林敬言心情就很郁闷,就盼着逗逗老板娘解闷。他在店门口摆了把椅子,一边刷微博,一边等水果店开业。

结果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他面前经过,走到水果店门前,蹲下身掀起卷帘门。

“……”方锐哆嗦着手指着林敬言,半晌没说出话来。

“哟,方锐大大,好巧啊。”林敬言把时鲜水果从店里搬出来摆到街面上,抹了把汗,放下手就看见瞪眼指着他的方锐,笑着摆摆手,打了个招呼。

方锐瞪了他一眼,搬起椅子钻回店里。

 

从那天起,方锐平静的养老生活就被打破了。

他出门能遇上林敬言,吃饭能碰到林敬言,叫外卖林敬言顺路给他带过来,晾个裤衩被风吹走打开门林敬言给他送上来了。

而林敬言呢,就跟个鹦鹉似的,看见他就会说那一句:“好巧啊。”

现如今,水果店老板娘每次看到他,都从羞涩一笑,变成了会心一笑。

方锐很不开心。

甚至于,当他骑着电驴去收房租的时候,心情都没那么愉快了。他老疑心那个不远不近缀在他身后的快递车里,会突然钻出个林敬言。

 


【待续】


【第一次林方,感谢熊哥 @林间小鹿 ,感谢 @白弋  @迷津  @执欲蛰宁 为我提供的帮助与支持】

评论(23)
热度(38)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