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林方点文】易燃易爆炸(拔牙歌梗)(完)

【第三节:“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

 

方锐窝在柜台后面刷微博,刷出一个视频,讲南京的美食,看了个开头就饿了。饭点还没到,他跻啦着拖鞋去货架上找了包馍片,边看边吃,越吃越谗,饼干屑掉了一手。他想起头一回上林家做客,林妈妈斩的盐水鸭,做的素什锦、江米扣肉、龙虾烧大黄鱼、鸭味菊叶汤、虾黄豆腐;想起在呼啸时,和林敬言一起吃的夜宵——热气蒸腾起来,他视线模糊,看不清林敬言的脸。

他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下去,像秦淮水一直流。两个人做搭档,拿到冠军也好,没拿到冠军也好;老林会先退役,然后轮到他。他会和老林在一个小区买对门,做邻居;他会在节假日去林家蹭饭,认林妈妈做干妈。

然后一切故事,在第八赛季的夏天戛然而止。

就像一只手,粗暴地抹掉了近千个日夜在黑板上五彩斑斓的双人涂鸦。

再然后……

 

“……呵。”方锐自嘲一笑,拍拍手,把饼干屑抖掉,不再想下去。他点开外卖,准备晚饭吃顿小龙虾。

这时,林敬言发来一条消息。

【林】:方锐大大,晚饭一起吗?我请客。

方锐磨了一阵牙,恶狠狠地敲字:“吃!”

 

 

林敬言来这儿大半个月,别的不知,吃的地方倒是摸得很熟。他带方锐左拐右拐,走进一条青石铺路、白墙黛瓦的小弄堂。林敬言领着方锐来到一处门前,朱漆的门扉半开着,隐隐看见门梁下挑着的大红灯笼。

“老林,你是怎么找到的?我来这儿三年了,都不知道还有这地方。”方锐随林敬言走了进去。里头不大,旧而整洁,不见鲜亮。过了一进,一处天井四四方方,青苔卵石,倚墙立着一口大缸,里头养着一株睡莲,半开着;墙根下种了几株兰草。雨檐下挂了只金丝鸟笼,笼门开着,里头空荡荡。

“嗯,朋友开的。”林敬言随口道。他领着方锐进了左手边第二间,里头摆着一张八仙桌,墙上挂几幅小品,画枇杷、对虾、牧童骑牛。画下立着一张几案,摆一只梅子青香炉。

二人相对坐下,正在窗边。天刚暗下来,一轮月黄澹澹。

“我下午来点好菜了,到点他们就上。主要是地方安静,说话舒服。”林敬言给方锐倒了一杯茶。茉莉花茶,香得方锐缩缩鼻子。

“老林,你现在怎么这么讲究。”方锐没急喝茶,环顾左右,觉得自己白背心大裤衩,跻啦个破拖鞋,在这里呆着浑身不自在。

林敬言笑起来。这里光线好,方锐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些笑纹——他们都不年轻了。

“我也不常来这种地方,有时候工作需要,吃过几家。”林敬言道,“我还是觉得咱在呼啸那会儿,吃的那几家大排档,最好吃。”

“嗯,是挺好吃的。”方锐点点头,他下午刚怀念过,“你妈做的菜也好吃。”

“我妈……老念着你。你不去看看她?”

“……过年一定去给阿姨拜年。”被堵到这儿了,方锐也只得含糊应了。

 

菜陆续端上来了。

香干马兰头、莴笋山药、盐水鸭、龙井虾仁、松鼠鳜鱼、蟹黄豆腐羹。

方锐本着老林请客、定要吃回本的心态,甩开筷子,卯足了劲吃。林敬言看他胃口这样好,又给他点了一客东坡肉。油汪汪一方肉上来,浓油赤酱,看得方锐心花怒放。

林敬言不太动筷,喝茶居多。看方锐吃得两颊鼓鼓囊囊,就像只松鼠。他感觉自己是不年轻了,但方锐好像总是那样,一直不会老。

 

桌上的菜吃得七七八八了。方锐拿纸擦了擦嘴,四肢大张摊在圈椅上,满足地打了个嗝。

“老林,感谢款待。嗝~”方锐一挥手,权当道谢;然后想起什么,猛地蹦起来,“哎呀我忘了,我该拍照的啊!难得来这么——这么装逼的地方,我要发朋友圈的啊!”他看着桌上的残羹剩菜,哭丧着脸——黄少天成天在微博朋友圈发美食九连拍,他早就看不下去了。

林敬言好笑得不行,安抚道:“下次吧,下次再带你来。”

方锐挥挥手:“不了,大户不能老吃,要折寿。”

“方锐大大现在怎么这么客气了?”

方锐整个人都静下来,神色变得很严肃。他注视着林敬言——那一张老好人的脸、永远不会生气的脸,那一张还噙着笑的脸,一字一句道:“老林,林敬言,我说,咱们算了吧。”

“嗯?”林敬言好像还在状况外。

方锐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咱们算了吧。你去霸图那事儿,我也去了兴欣,我还拿了个冠军,不管是不是托你的福吧——大家都是为了冠军,我也是,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三……三年前那事儿,你也说了做朋友了,我、我他妈也放下了。这些年我都没去看过阿姨,这是我不对……别的,没了吧?咱们、咱们这么多年了,别的,就别提了吧。”

方锐越说越激动,声音有些颤。

“方锐……”林敬言想要站起来,被方锐制止了。

“我就不明白了林敬言,凭什么天底下好事儿都让你占了?!你说要走你就走,你跟我商量过吗?!你说做朋友就做朋友,行吧,我他妈老老实实跟你做朋友,跟个傻逼似的给你拜年!”方锐抹了把眼泪,吸溜了一下鼻涕,“你现在算什么?!好巧好巧,我巧你个大头鬼!我也不指望你了,咱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聚好散吧!”

林敬言递上一张纸巾,方锐一把扯过,擤了一把鼻涕:“林敬言,我告诉你,你他妈不就仗着我喜欢过你吗?!我早不喜欢了!你再这样,咱朋友也别做了!”

林敬言无辜道:“方锐,别的是我不对,我也认了。可是,不是你说做朋友的吗?”

 

——【兴欣战队-方锐】:啊哈哈哈没事没事,我也觉得自己挺好的。那以后还是做朋友吧。

 

方锐呆住了,脑内千头万绪,一时理不清楚,只有成群的羊驼“咩咩”叫着呼啸而过。

林敬言那厢自顾自往下说:“本来吧,你突然跟我告白,我也有点震惊。而且我还没跟家里出柜、房子也没买,我就这么接受,对你不太负责任……我还在想怎么办,你就跟我说,做朋友吧。”

“去你的林敬言,不是你先给我发好人卡的吗?”

“……那叫发好人卡吗?”林敬言天大的冤枉,“夸你好你怎么还不愿意呢?”

“我我我……”方锐嘴张得老大:这么说还怪我咯?!

“而且你手速也太快了。我正要跟你说,等我回家先出个柜、咱去新开楼盘看个房,然后就定下来,过年再见个家长,你就噼里啪啦说要做朋友……”

——手速快也有错吗?!

方锐崩溃地大喊:“这么说,都怪我咯?!”

林敬言不好意思地说:“也不能都怪你吧。那之后我就接了个新活,出差了一段时间,网络也不好,也联系不上你……”

“你接的什么活儿能出差三年见不到人,敲你也不回?你去走【哔—】了吗?贩【哔—】了吗?”

林敬言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他:“方锐,你不生气了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林敬言结了帐。方锐去洗了把脸,不忘把没吃完的蟹黄豆腐打包了,拎着个打包盒,晃晃荡荡跟在林敬言后面。

——刚才情绪太激动竟然哭了。

说老实话,方锐觉得有点丢人。

——都怪林敬言。

他又想。

 

 

林敬言领着方锐来到水果店上面的阁楼,他租住的地方。

林敬言打开门,屋里没开灯,黑洞洞的,看着有些古怪。他走进去,在墙上摸索着开关,一边对方锐说:“不好意思啊,有些简陋。”

灯亮了,一串串的满天星小黄灯。阁楼里拉了好几条灯绳,一张一张的照片被木夹子夹着,挂在上面。

方锐狐疑地看了林敬言一眼,朝屋里走,边走边挤兑道:“老林,玩浪漫啊?我可不吃这套我跟你说……”

林敬言倚在门边,微笑看着。

 

方锐一张张看过去。

——第一张照片,是在哥伦比亚冰原。那是个夜晚,地面结着冰,洞穴外的天幕上流动着碧绿极光,映照出积雪的苔原和高山。林敬言套着冲锋衣戴着帽子,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面对着镜头。他一手打着手电,一手举着一张牌子,上面用LED灯摆出几个字:“方锐大大,^_^”。

——第二张照片,是在普拉特河。黑云密压,远处升腾着风旋,暮野阴蓝,成百上千只沙丘鹤落在河水中,准备栖息过夜;风旋升腾的方向,还有沙丘鹤展翼飞来。林敬言站在一个角落,手里举着那张LED牌子,一脸胡子,冲着镜头咧嘴笑。

——第三张照片,是在斯凯岛。暮云低垂,青岩裸露,老人峰峭楞而立,绿野蔓蔓,拉塞海峡如玉带蜿蜒。林敬言站在一处山崖边缘,举着一张纸牌子,上面用黑色马克笔写着“方锐大大,^_^”;纸牌子挺大一张,遮住他大半个头。

——第四张照片,是在孟加拉的巴拉尔河。这条被藻类浸染得碧绿的河流上,林敬言坐着竹筏顺流而下……

——第五张照片,是在摩洛哥的舍夫沙万。林敬言站在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周遭都是漆成宝蓝色的民居……

——第六张照片,是在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水天一色的湖面,林敬言站在水中,倒影清晰可见……

……

三年里,林敬言走过了万水千山。

在每一张照片里,林敬言都带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方锐大大,^_^”。除了最后一张。

——最后一张照片,是方锐熟悉的地方。呼啸战队基地,他们半夜翻出去吃宵夜的那堵墙下。林敬言穿着霸图的队服,搂着海无量的等身立牌,对着镜头笑。

——好像时光从未走远,好像时光清晰可见。

 

方锐一张一张看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半晌,他抬起头,迎上林敬言的目光:“你……老林,你去旅行社了?”

他还想说你们公司还招人吗,能不能带我一个。但又觉得实在有点煞风景,还是刹住了。

林敬言走过去,站在他跟前。两个人对视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有,我去做了摄影师,野外摄影。”林敬言说,“这些……顺便拍的。想给你看看。”

 “啧,这么厉害。”方锐有点羡慕地去揪他手臂上的肌肉,“硬邦邦的。”

 

两人笑着笑着,气氛突然变得安静,林敬言清了清嗓子,有些紧张。

“那什么……方锐大大,我缺个男朋友。”

熟悉的台词。

“……行吗?”

方锐心想:老林,我才不跟你一样磨叽。

于是他大声说:“行啊!”

说完,他就整个人扑了上去,四肢并用,挂在林敬言身上。林敬言被他冲了个踉跄,苦笑着接住他,拍拍他的背:“真沉。”

方锐才不管,抱着林敬言,乐呵呵地喊:“方锐大大帅不帅!”

“帅。”

“方锐大大棒不棒!”

“棒。”

“方锐大大我爱你!”

“嗯,方锐大大,我也爱你。”

 

暮色时分,人们下班回家,街两旁的灯渐渐亮起。

小孩子吵着作业做不完,妻子埋怨丈夫又去喝酒不着家,老太太喊老头子你这臭棋篓子别下了。

楼上阁楼里方锐在微博发了张牵手照说“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楼下老板娘开着收音机听评弹,那声音飘出门外,传得很远……

 

“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诸公各位,静呀静静心呀。让我来,唱一支秦淮景呀……”

 

 

【全文完】


备注:林敬言拍摄的照片原型都来自国家地理官网。

评论(7)
热度(34)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