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点文】非正统达拉崩吧(二)

【如果觉得大魔王OOC了,因为他在说外语】

【如果觉得小周OOC了,因为他在工作】

【如果还是觉得都在OOC,对不起……】


兴欣农庄是达拉崩巴所在地区边缘的一个小村庄,周围有数十个这样的农庄,居民以农业耕作为生,盛产冒险者中备受欢迎的便携口粮之一须须面。

周泽楷坐了五个小时的颠簸马车,勇者长袍和礼帽都有些凌乱。企鹅魔像看上去也没什么精神,黄铜螺旋桨停止了旋转,四脚朝天,瘫在周泽楷怀里。虽说如此,周泽楷表情依然十分镇定,眉毛都不抬一下——他在用顽强的意志力克制晕车呕吐的欲望。

到目的地一下车,他和企鹅魔像都不自觉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兴欣农庄的农庄主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天色将晚,她带着两个农民等在农庄外。一见勇者露面,就赶紧迎了上去。

“请问是达拉崩巴的——勇者大人吗?”

周泽楷点点头。

企鹅魔像滴溜溜飞到她跟前,吐出了那枚任务圆牌。农庄主核对之后,态度变得更加殷勤:“尊敬的勇者先生,我是兴欣农庄的庄主陈果,我们已经为您安排了晚餐,请……”

周泽楷只想赶紧做完任务回去抽大魔王,打断道:“去找史莱姆。”

陈果被深深打动了——她也曾接待过其他的冒险者,到达之后,不仅要安排丰盛的宴席,还有个别冒险者听多了浪漫史诗,喜欢在村子里调戏姑娘。而眼前这位戴着礼帽,带着飞翔企鹅的勇者先生,却如此敬业,宁愿饿着肚子都要先干活……她下定决心,不管任务完成情况如何,她都会给这位勇者先生一个好评。

“实在太感谢您了勇者先生,这位是老魏,就是他家的农田出现了捣乱的史莱姆。现在正是须须面的原料须须麦的生长期,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这群史莱姆的话,我们会遭受很大的损失……”陈果发愁地说。

须须面!自从离开轮回佣兵团之后,周泽楷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须须面了。虽然它并不营养,但实在是非常好吃。而且据江波涛说,现在须须面已经有了许多不同的口味……

于是他拉住准备带路的女庄主,对她说:“想吃……须须面。”

 

老魏在前面带路,周泽楷背着装满不同口味须须面的袋子,一起朝史莱姆出没的农田走去。

老魏抽着旱烟,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周泽楷不搭话,他一个人也挺开心。

“唉,勇者大人,不是我说啊,这些史莱姆真是太烦人了。我家的须须麦,向来是村里最好的麦子,特供给达拉崩巴冒险者之塔的须须面,就是用我家的须须麦制作的。现在这群史莱姆一来,我的麦子已经被踩坏了好几亩……”

周泽楷明白了,这位老魏,大概就是兴欣农庄的“老汉之光”吧。不过,野生史莱姆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下管道里,以吞噬污秽为生;过多地暴露在陆地上,干燥的空气会风干它们体表的粘液。所以,史莱姆践踏农田这件事,实在有些奇怪……

老魏的农田离村口挺远,翻过一座山才到。老魏猛吸了一口烟,给周泽楷一指:“喏,勇者大人,就那一片,全都踩了。”

周泽楷朝那片被毁坏的农田走去,确实如老魏所说,农田里一片狼藉,须须麦倒伏在地上,有些的根茎被踩翻出来,已经枯死;许多麦秆被拦腰踩断;与旁边茁壮成长的须须麦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天没动静,都是晚上才出现;晚上让人来守,稀里糊涂就睡着了,第二天一看,麦子还是他娘的被踩坏了。”老魏一说就来气,“原来就一小块,现在越搞越多。老子今年还要参加达拉崩巴须须面大赛呢!”

周泽楷念了一个感知魔咒,感应到此地确实存在着隐约的邪恶力量,但是那气息并不像是史莱姆……

“谁说是史莱姆?”

“啥?”老魏愣了一下,“是镇上的牧师,他给了我们一个邪恶力量探测器。”说着,老魏从背兜里掏出了一个木匣子,他小心地打开,丝绒垫子里躺着一件很像水银计的仪器,水银柱后的刻度箔片上镌刻着光明神殿的徽章,“喏,勇者大人,就是这个宝贝。牧师说,从下往上,最下面那档就是史莱姆,然后是变异史莱姆,越往上越强……”

邪恶力量探测器接触到空气,就开始感应空气中的邪恶气息,柱体内的红线缓缓升起。

“您看,就是史莱姆!”老魏斩钉截铁地说。

周泽楷看着眼前这个面色红润、胡子拉碴、抽着旱烟的老汉,决心不告诉他真相。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勇者,哪怕这个江波涛带来的最简单的冒险任务,一下子从C级跃升到了SS级,他也决定负责到底。

——从一开始,这个探测器就被拿反了,它显示的“最下面”那档,其实是最顶端的一档刻度,那个刻度,代表着这个邪恶气息的来源,至少是一位魔王的半身。

“晚上才出现?”

“是啊!”老魏一拍大腿,“据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说,至少半夜才来!”

周泽楷点点头,对老魏说:“交给我吧。”

 

 

这次要应对的至少是一位魔王半身,周泽楷趁着夕阳未落,在田野中布置了炼金道具和魔抗结界。一切妥当后,他坐在田埂旁的一棵苹果树下,望着倒伏的须须麦,抱着企鹅魔像,思考着一个问题:虽然探测到的气息非常邪恶,但这股不知名的邪恶力量所带来的破坏,却显得那么不相称——一位降临主位面的魔王半身或者魔王,搞的破坏就是半夜出没踩坏一个乡下小农庄里的一片须须麦田?这么幼稚的敌人到底会是谁呢?还是说这片须须麦田有什么他没注意到的地方?

想到这儿,周泽楷警惕起来,让企鹅魔像飞起来展开空中侦测,又使用勇者常用的二十一种探测魔法将老魏家的几十亩须须麦田统统探测了一遍,却依旧一无所获——唯一的收获是,他发现老魏家的须须麦中含有微量的魔法元素,这大概也是老魏家的须须面会成为特供须须面的原因吧。

天已经黑了,晚风吹拂着这片野地,须须麦的叶片悉悉簌簌,蝉鼓噪不休,蛙在水沼中奏乐。距离传说中的“须须麦杀手”出现还有三个小时,周泽楷支起便携黄铜小火锅,取出陈果送给他的新口味须须面,在树下烹饪起来。

身为多年的勇者,周泽楷别的手艺不好说,烹饪须须面是十分擅长的。他口味偏淡,首先尝试的是香菇炖鸡须须面。他还从企鹅魔偶的随身空间里拿出了在达拉崩巴采购的西红柿和青菜,切好加入须须面里。周泽楷用勺子搅动着锅里的须须面,香料和食材的香气从汤水里散发出来,周泽楷看着锅里的面一脸平静,并咕咚咽了口口水。

面越煮越香,空气中的魔力震荡也越来越强。企鹅魔偶不安地在空中打转,它的外形也从黑白色的普通企鹅,变成了一只浑身包裹抗性金属的土豪金企鹅。周泽楷掀开长袍下摆,将手伸到腰际,解开枪套的搭扣,握住抢柄,暗自防备着。

 

“哦呵呵呵呵~”“哇呀呀呀呀~”从地下传出离奇的怪叫,周泽楷发誓这是他勇者生涯中第一次听到史莱姆的叫声。这些粘液怪像蚯蚓一样一只一只从麦田里钻出来,蜂拥着向周泽楷跑来。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掏枪,这些史莱姆就被他布置在田埂上的电弧网给电晕了,前方的史莱姆被电晕倒地,后方的史莱姆源源不断地从地底钻出来不断往前冲,有被同伴绊倒的,有一头撞在史莱姆墙上被撞晕的,不一而足,惨不忍睹,麦田被各种颜色的史莱姆给淹没了,远看很像是海洋球玩具池。

周泽楷开始思考什么样的高级魔物的仆从竟然会是智力如此低下的史莱姆……

正当他困惑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邪恶波动从离他最近的麦田中涌上来。霎那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林暗草惊,不知何处而来的黑云将月亮整个遮住了,麦田上方的云层里涌动着邪恶的红色闪电。

周泽楷掏出碎霜、荒火,紧张地凝视着邪恶能量最为聚集的地方。

邪恶能量化为黑色烟雾向周泽楷扑来,它的力量比预想的还要强大,周泽楷布置的炼金道具和法阵都不能阻拦它迅捷的步伐。火星在黑色烟雾中迸发,硫磺的味道极为刺鼻,成团的黑色浓雾渐渐凝练成一个人形,从轮廓上看,比周泽楷略矮了几公分。

这个来自魔界的邪恶生物在周泽楷面前一点一点展露出他的全貌。他有一头黑色的短发,因为疏于修剪而勉强算是整齐;一双叫人过目难忘的眼睛,瞳孔中隐隐燃烧着金红色的地狱之火;嘴角微微上翘,削弱了不少阴森恐怖的气质,看起来总是带点笑。不知怎么的,周泽楷总觉得眼前这家伙有些眼熟,他原本如临大敌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下来。

他穿着没有款式可言的黑色长袍,没有纹样和装饰,拖地的边脚还不知什么缘故而破破烂烂,周泽楷甚至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樟脑味。他的指甲意外地修剪得比较齐整,白净修长,不像魔物的手。而他的右手握着一把武器,这武器非常独特,周泽楷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魔王!”

周泽楷激动地涨红了脸,为了确认,还特意绕到他的身后,观察他的背影——那是他十个月来魂牵梦绕的卡牌立绘的模样——屹立于魔界顶端的魔王,大魔王!

“真的大魔王!”周泽楷兴奋得不行,召唤企鹅魔像以塞满史莱姆的麦田为背景拍了一张合影,自己还特意双手交叉摆了个“X”的造型。

传说中强大可怕的大魔王看起来还没醒,木愣愣地站着任由周泽楷参观,只是那双眼不自觉地望向散发着香气的黄铜火锅。

『好像……闻到了灵魂的味道……』

而这边,抱着一次成像合影的周泽楷正高兴地转圈圈。

 

“人类。”大魔王开口了,并没有环绕立体声。周泽楷回过神来,举起枪摆出戒备的姿势。

“人类,吾乃大魔王。”大魔王双手拄着伞,摆出威严的姿势。

会说话的大魔王!戒备的周泽楷不忘悄悄开启企鹅魔像的留影功能。

“吾降临主位面,欲以灵魂为祭。”

灵魂?!难道兴欣农庄麦田发生的骚乱,是为献祭做铺垫的吗?周泽楷飞快地回顾学过的黑魔法通史,暂时没想起来什么样的献祭需要用踩坏的麦田作为材料。

——虽然很不舍,但是为了守卫村民的灵魂,还是要消灭大魔王……周泽楷艰难地做出了选择。

大魔王一步一步朝周泽楷走去,他的长袍无风自动,如同燃烧的黑焰。

周泽楷举起碎霜、荒火,向大魔王射出连绵不绝的附魔子弹。子弹密织的雨在大魔王身前遭遇到一闪而逝的黑色光弧,随即消失不见

——这就是大魔王的力量吗?周泽楷眼睁睁看着大魔王走到自己跟前。

——大魔王嘴角上翘的弧度变得更大了,是准备愉悦地夺走自己的灵魂了吗?

 

大魔王走近周泽楷,又与他错身而过,周泽楷能闻到他身上混杂的硫磺和樟脑味道。擦身的刹那时间变得极为漫长,那些气味也变得深刻而清晰。周泽楷看着大魔王的径直朝煮着须须面的黄铜火锅走去,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人类,请以此物献祭于我。”

看着站在黄铜火锅前的大魔王,周泽楷有些恍神。

长久没有得到回应,大魔王偏过头,有些疑惑地看着身后的人类。而在周泽楷眼中,这幅画面几乎是完美还原了游戏中的卡牌立绘。

“请、请用!”周泽楷回过神来,飞快地说。大魔王点点头,毫不留恋地转过头去,他打了个响指,装着须须面的黄铜火锅慢悠悠地飞起来,漂浮在他面前。大魔王背对着周泽楷,周泽楷看不见大魔王吃面的样子,只听见大魔王吸溜面条的声音和喝汤的声音。那声音又快又匀,听得出大魔王吃得很欢。

大魔王吃完了须须面,又打了个响指,不忘把锅清理一新。他走到周泽楷面前,威严地点点头:“人类,你的祭品吾收下了。嗝。”

最后一个饱嗝有失威严,但大魔王不以为意。他严肃地一挥手,又是一阵飞沙走石狂风大作,他和他的史莱姆小弟们,就这样消失在了周泽楷眼前。

 

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只有一片狼藉的须须麦田和空荡荡的黄铜火锅证明了大魔王和史莱姆们曾经来过。周泽楷回过神来,心脏怦怦跳,晃着企鹅魔像让它把刚才的影像吐出来。企鹅魔像一阵摇头晃脑叽哩咕噜,最后叉开腿坐在地上,歪着头看着周泽楷,表示影像被大魔王的能量侵蚀,消失不见了。

周泽楷有些失落,所幸合影还在。他举着合影看了好一会儿,决定回去以后挂在床头。

大魔王来过又走了,留下吃得一干二净的黄铜火锅。紧张兴奋过后,饿意涌上来,周泽楷又拆了一包鲜虾鱼板须须面,加入冻虾、鸡蛋和芝士,煮了起来。汤汁在锅里咕嘟咕嘟冒着泡,不同的香气,相同的期待,周泽楷一边搅动着锅里的食物,一边回味大魔王出现的情景。

“人类。”

咦?周泽楷抬起头,看见大魔王去而复返,站在铜锅前。

“人类,请以此物献祭于我。”大魔王指着锅里沸腾的鲜虾鱼板须须面,严肃地说。

实力惊人的恐怖大魔王再次以他的威严震慑了勇者,得到了勇者的又一锅祭品——鲜虾鱼板须须面。

大魔王背对着勇者将须须面一扫而空,又与上次一样清洁了黄铜火锅,将它还给勇者。大魔王正要满意地离开时,勇者勇敢地拦住了他。

“大魔王。”勇者彬彬有礼地说,“我有一个请求。”

“哦?”

“麦田。”勇者摘下礼帽,向大魔王鞠了一躬,“请保护麦田。”

“唔……吾一直在给麦田松土,这难道不是你们人类说的保护麦田吗?”

周泽楷看着被史莱姆翻得一片狼藉、麦苗东倒西歪的麦田,觉得大魔王对“松土”的理解可能有些偏差。

“给麦田提供保护,等到丰收的季节人类就会向提供保护的魔王献上祭品……”大魔王掏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照着念了出来。念完,他又看向周泽楷:“人类,你的食物是此地的出产吗?它叫什么?”

“……须须面。”

“须须面?到了秋天,我就以此物为祭品好了。”

大魔王对自己的想法非常满意,志得意满地化作浓烟再次离开了。

 

常言道,事不过三。周泽楷第三次煮开笋干老鸭须须面,发现面前又站着大魔王时,他已经十分淡定。

他发现,这位大魔王,虽然实力惊人,但是对主位面的常识实在有所缺乏,甚至有点儿土。

“人……”

周泽楷伸手捂住了黄铜火锅。

“我的晚饭。”

不知为何,大魔王觉得眼前这个人类勇者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想起自己先后两次吃掉了他煮的须须面,大魔王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富有魔界的大魔王,怎么能和一个人类争一锅面呢?

“……就一口?”大魔王尝试着和人类讨价还价。

威严恐怖、实力惊人的大魔王和人类勇者并排坐在苹果树下,大魔王端着一口碗,人类勇者面前放着锅,一起呼噜呼噜吃着须须面,一起发出惬意的喟叹。大魔王还获得了人类勇者象征友谊的江氏腌萝卜干一份。

“人类,吾可任命汝为吾之扈从。”吃饱喝足的大魔王起了招揽的心思。

周泽楷摇摇头,他是正经勇者。

“唔……”竟然被拒绝了,大魔王有些意外。他记得在以前,那些将他的投影召唤到主位面的黑袍人们都争先恐后跪倒在他脚下亲吻他的长袍。

“大魔王,请不要再……松土。”周泽楷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不要再松土?不行……不这样做,人类就不会向魔王献上祭品。吾要须须面。”大魔王断然拒绝了。

周泽楷默默打开自己满满一袋的须须面:“……交换。”

“汝的愿望,吾收下了。”大魔王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之后,大魔王和他的史莱姆小弟们果真再也没来捣乱,兴欣农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勇者周泽楷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并告诉农庄主陈果,如果还有类似的骚乱,只要煮一些须须面放在田地里就可以了。

周泽楷去达拉崩巴冒险者之塔领取了任务酬金,还收到了江波涛晋升金企鹅执事而送来的江氏红烧肉。他回到自己家中,把与大魔王的合影放进镜框,挂在床头——现在他觉得,抽不抽得到大魔王卡,也没那么重要了。


【待续】

评论(8)
热度(49)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