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点文】非正统达拉崩吧(完)

本以为兴欣农庄的冒险之旅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插曲,直到有一天早上,周泽楷被企鹅魔像叫醒,睡眼惺忪之际,闻到一股硫磺和樟脑混合的味道。定睛一看,大魔王正站在床边,眯着眼,看着床头的合影。

“大魔王?”周泽楷觉得自己戴着睡帽的样子大概很蠢,赶紧把睡帽摘下,努力抚平自己的呆毛。

“人类。”大魔王看到他醒来,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声音似乎有些愉悦,“吾欲邀请汝前往吾之国度,汝可愿往?”

身为正经勇者的周泽楷果断同意了。

单身勇者周泽楷给好朋友江波涛发了简讯,收拾好衣物,带上企鹅魔像,踏上了前往大魔王巢穴的冒险旅程。

 

传说中,大魔王集谦逊、宽容、真诚、幸运、守序、坚毅、智慧于一身,是屹立于魔界顶端的魔王。他的巢穴,终年燃烧着地狱深处的火焰,守卫大门的是喷射着酸液和岩浆的地狱三头犬,仆役是只看一眼就能吓哭小孩的蜡像女妖……

大魔王带着周泽楷穿过一道传送拱门,来到了一片旷野。这只是一片寻常的旷野,既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黑雾缭绕。草地上零星几簇野花,或深或浅的草甸,远方孤零零的几株矮树,牛和羊踏过苜蓿生长的土地。周泽楷和大魔王站在一个岩洞前,一条黑狗“汪呜”一声,摇头晃脑、磕磕绊绊冲大魔王跑来,那动作看起来有点脑瘫——它和寻常的狗没什么区别,除了它有三个脑袋。

“小点,真乖。”有人类在,大魔王做了个口型。他抱住黑狗,一只手轮流捋它的脑袋,用劲很大,把它的耳朵捋得扁下去。小点在他怀里欢快地摇着尾巴,空闲的脑袋不断探出去啃咬他的黑袍子。

“嘶……别咬了小点,最后一件了……有人类来了,我们之前说过什么……”大魔王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

“汪呜!”小点停止了幼稚的撒娇举动,从大魔王的怀抱里跳出来,冲着周泽楷摆出威胁的姿势,凶狠地咆哮着,从三张嘴里喷射出酸液和岩浆——鉴于它现在的高度只到周泽楷的小腿肚,这样的凶狠就显得有些可爱了。

周泽楷以为是大魔王安排的特别欢迎仪式,微笑着向小点点头致谢。

 

“咳咳。”大魔王清了清嗓子,站在洞穴门口,向周泽楷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人类,欢迎你光临我的领地。”

周泽楷跟随大魔王走进洞去,不忘提醒企鹅魔像记得随时拍照留念。

大魔王的巢穴里,既没有飘来飘去的蜡像女妖,也没有终日燃烧的地狱之火。岩洞中漂浮着许多发光的絮状物,用做照明。在岩洞的一些角落,生长着样貌奇怪的蘑菇;在另一些角落,有一些色彩斑斓的结晶簇。通过一段笔直的甬道时,周泽楷看到岩壁上画着奇怪的壁画,大致是一群黑色蝌蚪小人和一群白色蝌蚪小人四处打架的故事,在角落里,他还看到了圆圆胖胖的一个“叶”字。

大魔王领着周泽楷来到一处较为宽阔的石洞,里面有一张宽阔的桌子和几张椅子,都是用水晶打磨而成;主座是一处石阶的高台,高台上摆着一张铁王座,上面布满扭曲的荆棘和瘰结,靠背是许多粗糙打磨的长剑。

大魔王走过去,坐在那把铁王座上,一不小心被戳了一下腰。他疼得不行,但为了在人类面前保持威严,他还是忍住了。

 

周泽楷坐在下首的水晶椅子上,好奇地看着水晶桌上荡漾变幻的流光。他伸指戳了一下,那些流向他的光华,怕痒似地逃向了别的方向。

“人类。”为了避免再次被戳到,大魔王挺直了背,对埋头水晶桌,戳得不亦乐乎的周泽楷说,“人类,吾欲与汝签订契约。”

“汝可自由驰骋于吾之领土、吾之国度,汝可自由来去于吾与汝之世界。”

“汝可似吾之半身,号令吾之仆从。”

“汝可居住于吾之巢穴。”

“只需,汝为吾行调鼎之事。”

大魔王之前的话,周泽楷都差不多听懂了。到了最后一句,周泽楷明显露出了茫然的表情:“……调鼎?”

大魔王难得吊个书袋还无人捧场,他思索了一番,换了个词:“烹饪。”

——周泽楷只会煮须须面。

——但他有主位面最新炼金产品,来自雷霆大师肖时钦限量手作——可居家、可旅行、可卖萌、可战斗的成长智慧型魔像,胖企鹅君。

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好。”

 

大魔王没想到周泽楷这么爽快地同意了,事先准备好的威胁手段还来不及施展。他吟诵了一段复杂冗长的咒语,半空中浮现出一个徽记——那是大魔王的标识。

“无尽之以太,幽冥之渊薮,时弦之须……”

“西弥斯为见证……”

“吾,大魔王,叶修。”

“吾,人类,周泽楷。”

“立此契约。”

“立此契约。”

契约订成的一刻,周泽楷获得了一串头衔。从此之后,他将是前所未有的魔王的人类半身、行走在主位面的魔界代言人、位面旅者、无尽国度的宰辅——以及,最重要的,大魔王的厨师。

“呼,搞定了。”铁王座上的大魔王长吁一口气,背软下来,又被戳了个正着,“嘶……真痛。”

新上任的魔王半身周泽楷,对大魔王的前后反差有些目瞪口呆。

 

“唉……小——小周?小周,别这样看着我,说人类的语言真是累。”大魔王走下铁王座,靠在滑溜溜的水晶椅子上,“你们人类的规矩也真多,我们魔界都没这么麻烦。不过现在你能听懂了吧,我的语言?”大魔王眨眨眼。

“唔。叶……叶修。”周泽楷尝试了一下新学会的语言。

“真没礼貌,你是我的半身,也是我的厨师,要叫主人。”大魔王纠正道。

不知想到什么,周泽楷的脸“唰”地红了。他看着大魔王,颤抖着喊了一声:“主、主人。”

企鹅魔像在半空中打了个颤,滴溜溜倒在桌上。

大魔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别,别了,还是叫叶修吧,随你高兴。”说完,他有些期待地看着自己新任的厨师:“我们该吃午饭了吧?我想吃那种酸酸的须须面。”

大魔王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周泽楷才发觉,大魔王柔软的袍子底下,似乎,凸起了一块肚腩。

“吃素三明治和菌菇豆腐汤。”周泽楷迅速拟定了菜单。

“咦?这是什么,听起来好像很好吃……”对主位面的食物一无所知的大魔王陷入了错误的期待:唉,有个会做饭的半身就是好啊。

 

 

“小周。”叶修靠在新铺了虎皮的铁王座上,左扭右扭,感受着柔软的触感,像个山大王,“我们今天吃须须面吧。”

“不健康。”周泽楷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那我们吃烤肉吧,我让小点帮你。”小点赞成地“汪呜”了一声。

周泽楷把菜篮放在桌上,叶修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最上面的胡萝卜和芦笋,“只有这个。”

“……”叶修很不乐意,“这东西小点都不吃。”

“江氏红烧肉。”

叶修“噌”地坐直,双眼放光。

“明天。”

叶修没想到他会来这手,一时噎住了,苦笑道:“小周,你不乖了。”

周泽楷早有准备,他一拍企鹅魔像的后背,企鹅魔像就扇扇翅膀高声朗诵起来:“一位统帅魔界的魔王应当拥有强健的体魄,他们基础代谢率高,活泼爱动,体力、脑力活动量大,故他们需要的能量(按每千克体重计)接近或超过人类。所以,给魔王准备的饭菜,一定要注意营养搭配多样合理,口味清淡,少放盐或各类调味品……”

叶修越听越不对劲,赶紧打断:“小周,这是你从哪儿找的?”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翻开递给叶修。他还在上面画了表示着重号的红线。

“——魔王饲育指南?”

周泽楷点点头。

“小周……”叶修似笑非笑地勾勾手,看着自己一脸认真的半身走到跟前,“这本书是写给未满50岁的幼年期魔王的。”

咦?

“所以,你让我吃了这么多天味道奇怪的糊糊和蔬菜,就是因为这个……?”叶修看着一脸呆愣、还没反应过来的周泽楷,一阵牙痒,下意识地伸出手捏他的脸颊。

“唔……唔唔……”周泽楷的双颊被捏得鼓起,英俊的脸变成了仓鼠脸。

“我要吃肉。”

“唔唔唔……”

“我要吃须须面。”

“唔唔唔唔……”

“答应不答应?”

周泽楷赶紧点头。

叶修松开手,看着用力揉脸、脸上带着两道红痕,一脸控诉看着自己的周泽楷,莫名觉得可爱。

——那一周的大魔王,如愿以偿,吃到了很多水煮鸡胸肉。

 

叶修身为魔界顶端的大魔王,不但领地是无垠的旷野,巢穴也非常朴实。除了用作会客和餐厅的铁王座洞穴,还有两个并排挨着的、岩壁打磨过的卵形洞穴,一间是卧室,放了一张铺着松软白鸭绒被的黄铜四柱床;另一间是他的衣帽间。周泽楷与他签订契约之后,这处衣帽间就被改成了客房。

说是衣帽间,不如说是杂货间。大魔王的衣物只塞了一个木箱子,全是千篇一律的黑袍子,领口、袖口、衣摆都留有小点即兴创作的齿痕。木箱子里有一块包裹好的樟脑,被施加了时光冻结魔法,可以源源不断地散发气味防虫,据说是大魔王的祖母留给他的遗物。

周泽楷还在衣帽间里翻出一些积满灰尘的书,有主位面法师塔高价悬赏的法术书、也有光明教会公示的禁书,还有奇怪种族的春宫画、至少一千五百年前的童话书。有一本看起来刚被主人阅读过——《写给魔王的主位面活动指南》,作者是三百年前消失在主位面的传奇法师索克萨尔。作者在书内事无巨细地描写了三百年前主位面人类贵族的礼仪和语言,并多次强调,“面对人类,魔王一定要保持威严的姿态”、“弱小的人类,几只史莱姆就能让他们惊慌失措”。

——时隔一千年重新回到主位面的叶修大魔王,为了入乡随俗,一举一动都严格遵照指南的描述。

周泽楷和企鹅魔像花了一天时间把大魔王的衣帽间清理出来,把脏兮兮的书籍和远古魔法道具都清理一新,分类整理好。在里头,叶修惊喜地发现了他童年时最喜欢的一样玩具——祖母做给他的一只普通毛线狐狸。

“我还以为被笨蛋弟弟抱走了~”大魔王抱走毛线狐狸,一路轻快地哼着歌。

周泽楷和企鹅魔像互相对视了一眼,企鹅魔像忽然举起一只翅膀。周泽楷会意地和它击了一掌。

 

 

大魔王的国度是一片无垠的旷野,除了大魔王的巢穴,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而大魔王的巢穴,也曾是“一头熊的窝”。

“后来我把它打跑了。”叶修坦然地说。

两人正在无垠旷野上散步,边走边聊。小点摇着尾巴跟在后面,想把飞来飞去的企鹅魔像扑下来。

叶修身为大魔王,过去一千年的生活基本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主食就是洞穴内丛生的能量结晶。有时候陪小点玩,直到所有袍子都被小点咬得破破烂烂;多数时候就放小点出去撒欢。偶尔会有其他魔王前来拜访,大家盘腿坐在地上吹牛聊天,直到守序魔王忍无可忍地送来那套水晶桌椅。

周泽楷反思了一下自己离开轮回佣兵团以后的日常,除了为了生计偶尔出门做一些冒险任务,以及后来沉迷“荣耀”整天氪金抽卡,和叶修的日常生活也没有什么区别。唯一比叶修强的,就是他有一只照顾起居的保姆企鹅。

“真是太颓废了。”两人异口同声地感叹道。

——男人,果然还是要有事业啊。

 

“小周啊,我要征服主位面。”叶修眺望远方,风吹起他的长袍猎猎。

“……明天开始吃素。”

“哈哈哈,我就随便说说的。都是骗你的。那得多累啊……”叶修尴尬地笑了笑,拍拍他的肩,“别往心里去。”

“……也骗你的。”周泽楷也微微一笑,“吃涮羊肉。”

“唉……小周你学坏了。”叶修看着周泽楷,有些郁闷,“你竟然敢威胁你的主人,大魔王。记得第一次见你,还那么听话,说要须须面就给须须面……”

——因为那时候你的偶像光环还很闪耀。

“哎,小周。”天渐渐黑了,风吹拂草地发出海浪般的“唰唰”声。草丛中陆续飞出发光的伞絮,飞向远方。叶修突然停下脚步,叫了一声周泽楷。

“嗯?”周泽楷疑惑地看着大魔王,光絮掠过他微微上翘的嘴角。

“看我给你露一手。”叶修打了个响指。

草丛中的光絮越飞越多,成簇地聚集着,朝天上飞去。他们站着的地方被光絮照亮成暖黄的一隅。小点不知何时跑到叶修身边,在他脚边亲昵地蹭着。企鹅魔像开启了留影功能,在二人头顶绕着光絮聚成的茫茫光柱盘旋。

无垠旷野的各处不断吹起光絮,光絮们相拥着在半空中盘旋飞舞,越升越高,乘风飞到天上去,飞往平整的黑魆魆的夜空。那些光絮凑成一个火柴小人,戴着一顶“山”字的王冠;又凑出另一个火柴小人,戴着一顶“几”字形的礼帽;还有一个椭圆形,下端画着四根火柴棒,前端画出三根火柴棒,各顶着一个长着利齿和三角耳朵的圆头;再稍远一些,画着一个拱门形状的框框,长着一对四角齿的蹼,框里写着圆圆的“企鹅”两字——他们的脚一前一后地变幻着,看起来像在并肩行走。

 “怎么样?厉害吧。我妹妹以前最喜欢看这个。”

不知怎么的,周泽楷总觉得大魔王看他的表情有些期待。于是他笑着说:“嗯,厉害。”还配合地鼓起了掌。

叶修故作镇定的表情也绷不住了,他笑得一双眼弯弯,眼角有了笑纹。他仰起头,高高兴兴地一打响指,那些光絮纷纷扬扬,从夜空中飘落,像鹅黄的雪,像朦胧的蒲公英,洒落在旷野中,洒落在他们的肩头。

“……真美啊。”

“嗯。”

 

 

许多、许多年以后。

大魔王的无垠旷野里,立起了一块小小的墓碑,以魔界和人类的语言铭刻着一行字:“此地长眠着一位勇者,他的魔王将他埋葬”。

又过了一些年,这块墓碑旁,并排立起了另一块墓碑,上面以同样的语言铭刻着:“曾有一位魔王,他与他的勇者在此长眠”。

 


【完】

评论(8)
热度(63)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