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王肖ABO】味道(一)

【警告:对豆汁儿抗拒、不适、厌恶者勿入】

【看到链接点一点,会使你受益终身】


(一)

众所周知,在ABO的世界里,人们依靠信息素的气味寻找配偶。什么花香啦、奶味啦、皂香啦、木香啦,都是热门气味。不过气味的风尚也随着时代的流行而变化。以前人们喜欢老派的花香调,现在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清爽的海洋调异军突起,海藻味、海水味、海风味在相亲市场上炙手可热。街口开米粉馆的孙大爷因为闻起来像刚捞出来的海带,长期打光棍,最近,有意找他开辟第二春的中年大O也多了起来,他的米粉馆也成了小区Omega广场舞团的聚会指定餐馆。

气味风尚年年在变,什么时候能轮到我的味道啊。肖时钦偶尔会想。

就在去年,他们的单身O互助群里,榴莲味的O们小小地焕发了一次生机,趁着热带水果味流行的顺风车,脱了不少单。队里的戴妍琦就找了个,还是他给牵的线。作为谢礼,小戴送了队长一套iroha的按摩-bang。

平心而论,肖时钦不说长得多好看,却也清隽斯文。他很适合穿白衬衫,第一枚扣子敞开,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和锁骨,很有些书卷气。兼之作为雷霆的队长、荣耀战术大师,也算小有名气、略有薄产。按理来说,这样的O,应该很受欢迎,可别人一听说他的味道,就只有摇头。

——谁会想找一个豆汁儿味的Omega呢?

 

肖时钦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发情期。那时候他有一个初恋男友,两人是同学,见他第一面就追他,写情书折纸鹤摆蜡烛,软磨硬泡,总算撬动了肖时钦的心。眼看发情期要到了,两人既忐忑又期待,提前做了许多准备,还预订了一间大床房,准备渡过美好的第一晚。

(因ZC原因暂停发布)

 

肖时钦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耿耿于怀过。在学校里,他变得越发孤僻,不再和人说话;哪怕是夏天,他也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不愿参加体育活动。同学们的笑声和议论,传到他的耳朵里,就像是对他大声的嘲笑。他大把大把地吃抑制剂,生怕一时不慎发情期来到,那怪味儿泄露出来。他还尝试了许多网上流传的改变信息素气味的偏方,最严重的一次吃到信息素紊乱,又进了医院。

“唔……看检查不太严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停了。我给你开点药,你按上边写的吃,吃上一个月,发情期按时能来就没事了。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事,年轻人恢复力强,休息好,好得快。”看病的老医生翻开病历,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咦?小同学,又是你啊?”

“嗯。”肖时钦戴着黑框眼镜,低着头,闷声说。

老医生欲言又止,看看他,最后还是说:“你啊,别太在意。这味道,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人喜欢香,有的人就喜欢臭。你看我儿子,臭豆腐味儿,还不是找到对象了?”

肖时钦抬起头,看着老医生。老医生头发花白,脸微微胖,眯着眼冲他和蔼地笑:“你说你这豆汁儿味,也没什么稀奇。中国这么大,全中国这么多人,总会有人喜欢。”

肖时钦把衣角攥得死紧,嗫喏着,不说话。

“再说了,人这一辈子,没对象难道就不活了?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不像以前了,Omega也能出来工作,用不着成天靠Alpha过日子。你看前些天新闻不还报道了吗,冰岛的那个首相,就是个Omega。”

“你啊,还年轻,路还长着呢。信息素也是天生的,是你的一部分,你得学着接受它。别人怎么看,没那么重要。”

肖时钦低下头,小声抽泣,越哭越大声,泪水鼻涕囫囵着流了一脸。老医生没有说话,给他倒了杯温水。

别的病人进来问诊了。他捧着那杯温水坐在角落里,一小口一小口喝了好久。

 

那天晚上,肖时钦一个人沿着附近的河跑了很久。他用力向前奔跑着,双眼注视前方,汗水浸透衣衫,肌肉又酸又痛。他一直跑着,直到再也跑不动。他停下来,扶着腰慢慢地走,浑身冒着热气。

走到一处人烟稀少的石桥,风从江面吹过来,他擦了把汗。他站在桥中央,眺望着远方的月亮,大声喊:“我——再也——不怕了!”

那一天,压在他身上的所有的惶惑、不安、恐惧、自卑,那些沉重的压得他喘不过气的东西,仿佛都随着汗、随着迎面而来的风,蒸发掉了。

 


从那以后,肖时钦和其他Omega一样,开始坦然面对自己的信息素和发情期;只不过他会注意在发情期前尽量少出门,以及随身携带抑制剂。

后来也有不少Alpha追他,遇上心动的,他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只是总会找借口带那人去喝一次豆汁儿。每当那个Alpha露出嫌恶的表情,肖时钦就知道,自己又被拒绝了。

一开始,还有些难受;次数多了,他也就渐渐习惯了。人生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比如荣耀,比如雷霆。

但不妨碍联盟个别人在群里秀恩爱时,他向他们投掷狗粮。

 

喵喵喵

(因ZC原因暂停发布)

(待续)

评论(9)
热度(48)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