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王肖ABO】味道(二)

【警告:对豆汁儿不适、抗拒、厌恶者慎入】


(二)

一周没上线,肖时钦的QQ群都积累了一堆信息,他按轻重缓急一一处理完毕,便过去了小半天。处理完正事,他登陆了最近几个月爱去的一个论坛,一上线,就收到了好几封私信。

【安非他命】:上回你问的那几种书,我发你邮箱了,记得查收。

【安非他命】:小闻,你在吗?

【安非他命】:没事吧?

【安非他命】:发情期?

肖时钦赶紧打字,发给他。

【如是我闻】:谢谢谢谢,上周有点事,没法上网,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没一会儿他就收到了回信。

【安非他命】:没事就好,不用客气。另外,冒昧问一句,发情期?

【如是我闻】:……嗯。

【安非他命】:好好休息。全明星……还去吗?

【如是我闻】:嗯,车票都买好了。

【安非他命】:[图片],新做的。

【如是我闻】:抹茶千层,我喜欢吃这个!

【安非他命】:我把做法整理整理,晚上发给你。

【如是我闻】:谢谢太太!

 

安非他命是肖时钦在一个烘焙论坛上认识的太太,和果子和西式甜点都很擅长,教程图文并茂,做得十分详尽。虽然不常更新,但在论坛人气很高,回复简洁高冷,听说还是个难得的居家好Alpha,俘获了一堆小O的心。

肖时钦作为烘焙新手,第一次发帖就是在安非他命太太的新手入门蔓越莓饼干教程里。很少回复的安非他命太太破天荒地回复了他那条看起来就很寒酸的“新手打卡”,虽然只是一个微笑的表情。

后来,肖时钦自己也开了一个帖子,标题是《练习册》,内容是他按照论坛上的烘焙教程做的练习。一开始只是一些成品图,后来会慢慢在下面写一点自己的小心得,再后来,他会在上面记录一些日常生活。

这个标题很土的帖子,大概是沾了主人ID的光,从某一天起就得到了安非他命太太的垂青。一开始太太会留言回复一些烘培心得,后来,两个人会一起聊些别的,譬如电影、譬如书。慢慢地,他们发现了更多的共同爱好,直到羞耻地交换了豆瓣账号。

 

有一回,安非他命做了一个翻糖蛋糕,肖时钦一眼就认出来蛋糕上骑着扫帚绕着星星的小人是王不留行。

【如是我闻】:安非太太也玩荣耀吗?

【安非他命】:嗯,是的。

【如是我闻】:这次的全明星周末我会去参加,可以给太太要个魔术师的签名。

【安非他命】:我也要去,所以大概可以自己要。不过,还是谢谢你。

【如是我闻】:……嗯。

【安非他命】:小闻也是……微草的粉丝吗?

【如是我闻】:我是雷霆粉。不过正好去看朋友。

【安非他命】:嗯。

【安非他命】:有些冒昧,不过,小闻,到时候要一起看电影吗?那几天顾书白新片上映了,我们可以找家附近的影院。

肖时钦有些失落的情绪一扫而空。

【如是我闻】:好!

【安非他命】:那第三天结束以后,我去找你?你的座位号是?

肖时钦赶紧去问经理要了张观众席的票,发给安非他命太太。

【安非他命】:记下了。到时候记得等我,不见不散。

【如是我闻】:不见不散~

 

 

全明星周末肖时钦已经参加过好几回了,流程轻车熟路地走下来,接受采访时该怎么发言也是滴水不漏。

第一天晚上,张新杰还做东开了个饭局,圈子里关系好的都去了。席上,大家互相敬饮料。王杰希一圈敬下来,到他的时候,还开了个小玩笑:“致机械与魔法。”肖时钦也笑着点点头:“致机械与魔法。”王杰希与他擦肩而过时,他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一点檀香。

有一件事他一直羞于启齿。相熟的几位选手里,王杰希正是他比较喜欢的长相。尽管这种喜欢只是一种美学上的欣赏,但不妨碍肖时钦碰见他时,心情会变得好一些。但王杰希是Alpha,而他是Omega,性别的藩篱让他不敢过多地流露自己的情绪,太容易被误会,也太尴尬。

席上大家天南地北地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了吃。王杰希、叶修都是北京人,由他们起头,就说到了豆汁儿。

“千万别以偏概全啊,这东西,也不是所有北京人都爱喝。”叶修说,“不过大眼儿是挺爱喝的,对吧?”

其他人都是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王杰希平素都是一副成熟冷峻的模样,套件西装就能去投行上班。你要说他爱吃北海道空运的刺身,那也恰当;你要说他爱喝豆汁儿,那简直是形象毁一脸。

“呸,老叶,霸图的地盘,你还敢如此嚣张?”张佳乐义愤填膺。

“就是就是。”

肖时钦微笑着坐在一旁,一边喝果汁,一边看大家纷纷声讨叶修。

“我是挺爱喝的。”王杰希突然说。

“呃?”

肖时钦有些意外地看着斜对面坐着的那个人。

“从小喝到大,离不了。”

王杰希说得云淡风轻,肖时钦听得面红耳赤,只得低头拼命喝水掩饰。

“队长去外地打比赛都会打包一瓶。”高英杰补充道。

“嘶——王队,看不出来啊。”

“人设崩了,人设崩了。”

“那什么真的好喝吗?下次我也去尝尝。”

“别,千万别。”

王杰希笑笑说:“人各有好,不可强求。”

“小肖,别光喝果汁,吃海鲜啊,千万别客气。”叶修不知怎么地瞄到了闷头喝果汁的肖时钦。

“啊……?哦哦。”肖时钦突然被点名,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无措地推了推眼镜,正对上王杰希笑着看他的一双眼。他赶紧低头夹了一筷子海蜇皮,在辣酱碟子里滚了一圈。筷子有些抖,海蜇皮差点掉下去。

“是啊是啊,千万别跟霸图客气。”方锐一唱一和,“霸图,霸气雄图,一听名字就知道,多大方的队啊。我再去点个龙虾。”

“喂,你们……老林,你也不管管!”

被点到名的林敬言一脸苦笑。

话题就这样被扯远了。

那天肖时钦吃得不多,倒喝了很多果汁。甜味一直在口腔里弥漫。

 

第三天是全明星赛,肖时钦纯就打了个酱油。采访结束,他一路走回休息室,不经意扫见从台上下来,也正往休息室走的王杰希。

——魔术师,真是明亮耀眼啊。

——不过肖时钦也很棒。

肖时钦悄悄夸了一下自己,莫名有些开心。

说好的和安非太太面基,肖时钦和队员打了声招呼,就往观众席上赶。临走前,戴妍琦还挤眉弄眼地冲他笑,做了个“别被标记了”的嘴形,弄得他一阵脸热。

观众陆陆续续都离场了,以防万一,肖时钦还是戴上口罩、压低帽子,以免被认出来。他坐在约定好的位置上,有些紧张,低头刷起了手机。忽然,有只手从背后拍拍他的肩,他扭过头,看见一个人,和他一样,戴着口罩和帽子,遮住大半个脸。

但肖时钦还是认出来了:“王队?”

王杰希点点头,又对照着看了一眼他的座位号,也露出个意外的表情:“小闻?”

“安非太太?!”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空气都有些微妙的寂静。幸好,二人都是职业选手,内心强大,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呃……电影,几点?”

“现在是五点四十。”王杰希看了眼表,“我之前怕活动搞得晚,订的八点二十的场。我们从这边过去,走几步路就到。那附近有一家餐馆,听新杰说挺不错,可以先去吃晚饭,吃完再去电影院,时间很宽裕。”

肖时钦早就听说王杰希做事很周到,但他接触到的都是职业赛场上的一面。日常生活中如此的细致,他从未想到。

“……对了。”说着说着,王杰希难得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羞赧。他举起另一只手,肖时钦这才发觉,他还提着一个打好的包袱。

“借酒店厨房做的,抹茶千层。你……”

“呃,谢谢。”肖时钦赶紧站起来,双手接过,“我很喜欢。”

“嗯。走吧。”

王杰希转过身,双手插兜,朝门口走去,口罩下嘴角微微一翘。肖时钦一愣,提着蛋糕,跟了上去。

 

“我觉得有一场,他的运镜,真是非常美。”

“那个空镜头?”

“对。从水面开始,从水到天。那种云层的流动感,配合剧情,有一种……”

“留白。”

“嗯。”

“我觉得很多人拿到这种剧本,就会沉浸在一种非常戏剧化的表达里……”

“对,冲突非常明显。”

“但是他不这样做,我觉得很聪明。”

“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嗯,这样的空间,给观众一个代入感,一个参与感。”

“观众实际补全了这种影像的表达。”

“对。”

“还有一点我觉得很好,演员能把自己浸透到里面。”

两个人从影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们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并排走着,路灯把他们的背影拉出斜长的影子。

风吹过街道,吹过光秃秃的树干。肖时钦忘了带围巾,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旁边递过来一张纸巾。

“谢……阿欠!”又打了个喷嚏。

“有人在想你?”王杰希难得调侃了一句。

“不,没有。没有的事。”肖时钦赶紧否认。

“是我不好,拉你走这么远。走,回去吧。你的房间他们给你退了吗?”王杰希解下围巾,递给他。

肖时钦接过围巾,道了声谢,围在脖子上。淡淡的檀香味萦绕着他。

“没事,不严重。房间应该没退吧,我来之前跟他们说了。”

“那就好。”

“是啊,不然就得睡大街了。”肖时钦还有心情开个玩笑。

“……上我那儿去?”王杰希突兀地问了一句。

“啊?”肖时钦一下愣住了。

“没房间的话,我说。我打地铺。”王杰希别开脸,看路灯映照的树枝,“呃,我带了抑制剂。”

 

肖时钦没有说话。他长久地沉默着,久到王杰希都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来看他,有些无措:“对不起,我太失礼了。请你当作没有听见。我不是那种意思,我是想……”

肖时钦停下脚步,定睛看他:“王杰希……那天……你说你喜欢喝豆汁儿,是真的吗?”

“嗯?”王杰希没料到他会问这个,明显是愣了一下,“是啊。”

“你不觉得豆汁儿它……又酸又臭,很难闻么?”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我就喜欢那酸味。”王杰希正色道,“不过放凉了就不好喝了,得趁热喝。”

“王队你这样让粉丝知道了得掉粉。”肖时钦笑着说。但王杰希总觉得有水光从他眼角一闪而过。

“‘玫瑰不因其名而芬芳’。”王杰希念了莎翁的句子,“我是职业选手,并不是什么偶像。人活这一辈子,七八十年,很短,一眨眼就过去了。我只想听从自己的心。”

“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

“翁贝托·艾柯。”

两人在灯下相视一笑。

 

“王杰希。”

“嗯?”

“我是个豆汁味的Omega,你会讨厌我吗?”

“我不知道。”王杰希坦率地说。他看着错愕的肖时钦,补充道,“我不讨厌你,我喜欢你。但是我还真没喝过不就焦圈儿和咸菜的豆汁儿。”

“……走!”肖时钦伸手拉着他就走。

“去哪儿?”

“找家便利店,给你买咸菜。”

“……大晚上的,你要……请我喝豆汁儿?”王杰希被他拉着,顺从地跟着走,一边慢吞吞地说。

肖时钦回过神来,觉得攥着的那只手潮湿发烫。他猛地把手松开,僵硬着站在那儿,侧过头不敢看。

王杰希在他身后发出轻轻的笑声。

那股檀香味儿若有似无,带着些热气,熏得肖时钦晕陶陶的。不知为何,他觉得脖子上那条围巾,弄得他很痒,好像有什么,在抚摸他,他的腺体,那个敏感的地方。

“肖时钦。”王杰希不容拒绝地扶着他的肩,把他转过来。两人差不多高,肖时钦直接就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沉静、敏锐的眼睛,此刻却流泄着光,好像一望之下,就能看到一颗心。这样的距离,大小眼变得非常明显了,但肖时钦却不觉得可笑。他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在用什么柔软的、温暖的东西拥抱着他,让他忍不住微笑,又好想流泪。


【待续】

评论(12)
热度(43)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