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王肖ABO】味道(三)

【警告:对豆汁儿抗拒、不适、厌恶者慎入】


(三)

王杰希轻轻叹了口气,按住他的后脑勺,就这样吻了上去。

王杰希的嘴唇薄而柔软,温柔地在他唇上游移。檀香味源源不断地涌来,那样好闻的气息,肖时钦整个人都一阵眩晕。他的手不自觉地搂上王杰希的肩背,用力地抓住他的大衣。王杰希在他的唇上舔舐着,直到将那片唇舔得殷红而湿软。他伸出舌头试探性地撬开,没有遭遇到多少反抗,肖时钦顺从地张开双唇。王杰希细致地舔过他的上颚、他的齿列,坚定而缱绻地挑弄他的舌头,像是一个人拥着另一人的舞步。

肖时钦完全放开了自己,将主导权交给了眼前这个人。他放任自己沉浸在王杰希的味道中,放任自己沉浸在他的热吻中。

两人好不容易才松开,肖时钦的唇边挂下一道水痕。王杰希伸出大拇指去擦,把它抹开,又下意识地抹上他因为亲吻而湿润红肿的唇。肖时钦双目失神地看着他,两人对视着,只觉得一阵心悸。王杰希想也不想,扣住他的脸,再次吻下去。

一阵风吹过,吹来一片落叶。落叶蜷曲着,在他们的脚边打了个旋,又被气流带走,飘往不知何处。路灯下的两道身影,长久地,融成一个影子。

 

“王杰希。”察觉到身体的变化,沉溺在亲吻中的肖时钦一下清醒过来,推开他。

“嗯?”王杰希疑惑地看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我……你的味道……”肖时钦察觉到热从下自上涌来,把他的脸烫红一片。

王杰希觉得这样的肖时钦格外好看。他平素就像一种洁净的、清瘦的、克制的植物,在此刻,被信息素感染,泛起潋滟的红,他那双长久遮盖在眼镜下的眼,水光盈盈一片。性感渐渐浸润出来,自内而外,如洁白的纸上落下的一笔朱砂,令人惊艳。

“抱歉。”王杰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信息素、体液的交换,带起了肖时钦的情潮。他扶着他,尽量快地往旅馆的方向走,“感觉怎么样?”

“不……不太好。”肖时钦苦笑着,忍不住朝王杰希的方向靠。一只手紧紧攥成拳,指甲陷进肉里,试图保持清醒,“抑、抑制剂,在我口袋里……”他抓着王杰希的胳膊,语气有些恳求。

“这样对身体不好。我们很快就到了,就在前面……”前方不到一百米,就有一家旅馆。

“我的味道……不想在……大街上……”信息素几乎操纵了他的身体,本能让他变得软弱。肖时钦抓紧最后一丝清明的念头,隐隐带了些哭腔。

 

——虽然地点不太好。

王杰希有些遗憾。他把肖时钦扶到路边,让他靠在挂满枯藤的墙边,摘下他的围巾。

肖时钦双腿瘫软着,浑身蒸腾着热气,无力地倚靠着墙,他的双眼迷蒙,隐隐有些泪渍。那双刚刚被亲吻得红肿的唇难耐地张开,大口地喘着气,从王杰希的角度,能看到一小截红舌。

被Alpha的气味催发的腺体终于忍不住了,一小股味道散发出来。肖时钦甫一闻到,就哭了出来。被欲望控制的身体变得敏感而脆弱,他无力地蹲坐在地上,把自己蜷成一团,用手蒙住脸,泪水不住地往下淌。

王杰希一愣:“……还真是豆汁儿啊……”

肖时钦察觉到王杰希的手——那双温暖的手,散发着檀香的味道——用力而坚定地拉起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轻地摘下他的眼镜,擦去他的眼泪。

“时钦,别哭。”他抱着他,轻轻拍他的后背。

“我……我是不是……特别丑……”在这个温柔而温暖的怀抱里,肖时钦忽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委屈,让他呜咽出声。

“一点儿都不。”他听见王杰希在他耳边轻声说,“时钦,请让我标记你吧。”

“……可以吗……”肖时钦小声说。

 

王杰希没有再说话。

肖时钦被翻过去按在墙上。那股好闻的檀香味越来越浓,他察觉到身后的王杰希凑上来,在他散发着气味的腺体上轻轻舔舐着。

羞耻、空虚和幸福同时包裹着他,他的泪腺又开始分泌液体,不受控制地泪流满面。

王杰希如一头雄兽,咬开他的腺体,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进去。那股豆汁儿味一下被冲淡、覆盖,两人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种全新的气味,又很快消散了。

信息素的吸引所带来的情热被抑制住了,肖时钦还是觉得有点腿软。刚刚被临时标记完,他在情感和肉体上都对王杰希有种格外的依赖和亲近。他晃了一下,被王杰希抱在怀里。

 

“还难受吗?”王杰希贴着脖子问他。

“好点儿了。但衣服……”

“湿了?”

不知怎么的,肖时钦总觉得他的语气有些莫名的意味。

“对不起。”肖时钦下意识地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下次,要记得让我吃饱。”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

“……”肖时钦耳朵烧红,难以置信地看着刚刚标记自己的Alpha。

“下个月的发情期?”他的表情坦然得完全就像在询问天气。

“第一个周末……”肖时钦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雷霆那几周没比赛吧,请好假等我。”王杰希不容拒绝地说。

“知道了……”肖时钦乖乖地说。

两人拥着站了一会儿,肖时钦总算缓过来了。他从王杰希怀里松脱出来,接过眼镜戴上,两个人十指相扣,往旅馆走。

“快要到了,再亲一口。”旅馆的灯牌就在眼前,王杰希突然说。

“不、不了吧。都,很晚了。”肖时钦觉得再这样黏黏糊糊下去,他的心脏就要爆炸了。

但王杰希一用那种温润的、渴望的眼神看他,他就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杰希拉着他坐在旅馆前的花坛边上,灌木丛茂密的阴影遮住他们的身影。他摘下肖时钦的眼镜——那双眼睛裸露出来,骤然的视线模糊使它显得柔软。

“这个,不戴更好看。”王杰希哑着嗓子,吻上他睫毛轻颤的眼。

 

差不多凌晨12点半,肖时钦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王杰希送他进门,两人还交换了一个晚安吻。

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从某个时刻开始,似乎就像处在梦中。肖时钦走进浴室,点亮灯,想洗把脸清醒一下,结果一下怔愣在洗手台前。

镜中的这个人,就像一朵紧紧含苞的昙花,在一瞬之间绽放开来。明明还是一样的模样,眼睛却变得亮盈盈的,嘴唇因为过多的亲吻而红肿,苍白的脸颊上也有了血色。在一夜之间,他就被王杰希的魔法染上了色彩。

肖时钦看得既熟悉又陌生,一阵脸热,赶紧捧了冷水洗了把脸,想要降降温。宾馆里暖气开得足,但这一下冷水也是够刺骨。水淋淋地往下滴,肖时钦拿手一抹下巴,又看了眼镜子。被冷水一激,嘴唇好像变得更鲜艳了,肖时钦下意识地摸了上去。就像打开了一个开关,他又回忆起自己和王杰希的许多次接吻,他如何含住自己的嘴唇,如何舔开自己,如何在口腔里搅动;他回忆起他按住自己的温热的手,和自己的手底下,他的大衣的触感;还有萦绕不去的,王杰希的味道……

肖时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还做了一个很舒服的梦。月光透过没有关严的窗帘照进来,鸟蜷在树巢中酣眠。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来敲他的门。两人都是今天的航班,一个回W市,一个回B市。

“你队里人呢?”

“他们昨天下午就回去了。你们呢?”

“其他人也先走了,英杰在楼下退房。”王杰希今天穿着卡其色的羊绒大衣和藏青色高领衫,挺括又沉郁,帅得不行,“怎么,没睡好?等会儿上了飞机好好休息。”王杰希看他眼睛底下一片青黑。

“……嗯。”肖时钦支支吾吾,“我去拿箱子。”

王杰希就在门口等他。他拿了箱子一回头,就对上他的眼。肖时钦忍不住就笑了。他一笑,王杰希也跟着笑了。

“走吧。”

 

高英杰先不说,王杰希和肖时钦都是一米八的个子,一个冷峻一个清隽,看起来就惹眼得很。机场空旷,不少人的目光都粘在他们身上。

从安检出来,王杰希突然开口:“英杰。”

“哎?”高英杰怎么说也是王杰希一手带出来的接班人,今天见他俩一起从宾馆电梯走出来,一看那个氛围,就知道肖队成自己师娘了。他也乖觉地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尽量减少存在感。

王杰希指指自己的行李箱:“麻烦你了,帮个忙。”

“哦,不麻烦,队长。”高英杰下意识地抓过行李箱的拉杆,又有些奇怪:队长这是怎么了?

在一旁的肖时钦也很诧异。

他俩还没回过神来,王杰希很自然地牵过肖时钦的拉杆箱,拉住他空出来的手:“走吧。”

肖时钦红着脸,被他牵着往候机室走,手心滚烫。

高英杰被队长高超的秀恩爱手法惊呆了,一手一个拉杆箱,立在那里半晌没动:“队、队长……”

 

肖时钦的航班早,王杰希送他到登机口。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肖时钦凑过去,啄了一下他的Alpha,被反客为主地托住后脑,又是一个吻。这样的场面常在机场上演,乘客们也都见怪不见。契合的Alpha和Omega就像磁石的两极,一旦被对方吸引,就很难分离。

“一路顺风,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嗯,你也是。”

肖时钦朝机舱走。不长的一段距离,他总忍不住想回头。他最后看了一眼,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小点,但他知道那是他,而他在看他。


【待续】

评论(6)
热度(41)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