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王肖ABO】味道(完)

【遇到链接点一点,使你快乐无边】


(四)

两人分别之后,太阳照常升起,一切似乎依旧照着既定的轨迹运行。但对于王、肖二人而言,在彼此之间,某些东西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就像冰面破开一株新绿,雏鸟破壳后发出的第一声啁啾。

 

“英杰,英杰……”

“嗯?”

训练休息时间,刘小别推推高英杰,朝王杰希的方向点点下巴。

王杰希正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敲敲打打在写些什么,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温柔而专注。不知道为什么,光是看着他,就有种捂脸尖叫的冲动。

其他队员一齐看过来,眼神交流之后,一致对上高英杰,做了个口型:“队长怎么了?”

高英杰犹犹豫豫,总觉得在背后八卦不太好,顶着炙热的视线,没开口。

 

午休时,毫不意外,他被团团围在角落。

“英杰,老实交代吧。”

“就是就是,你跟队长一起回来的,这事儿你肯定最清楚。”

“去全明星之前还不这样儿,回来了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

“八成是恋爱了。”

“是不是有迷妹跟他告白了?”

“难道是沐橙妹子?”

高英杰被队友们团团围住,炯炯有神的眼睛全盯着他看,感觉压力好大。

“我……这个……”他还想支吾着蒙混过去

“难道是你?!”

“不是不是。”高英杰赶紧否认。

“英杰。”刘小别搂着他的脖子,“咱们是不是好兄弟?”

“是吧。”

“英杰,你看,你追乔……”

“我说,我说!”高英杰赶紧红着脸打断,“我交代,我交代。”

 

高英杰左顾右盼,就怕队长从哪儿冷不丁钻出来。他用气音小声说:“是—肖—队——”

“哇噢!!!”微草的队员们爆发出异口同声的起哄。

梁方带头,大家喜气洋洋,热烈鼓掌。

柳非唱起了“漂亮的姑娘你就要嫁人啦”。

高英杰苦着个脸,在心里给队长和肖队道了个歉。                       

许斌去洗手间,路过这个旮杂角落,看到一群围着高英杰又唱歌又欢呼又鼓掌的队员,还以为英杰过生日呢,不明所以地也跟着鼓了两下掌,还给高英杰送去了一个祝福的微笑。

 

柳非知道了,戴妍琦也就知道了。戴妍琦知道了,雷霆也就知道了。

微草的队员们还不敢当着王杰希的面起哄,雷霆个个都对肖时钦挤眉弄眼,还凑钱订了个蛋糕,说是庆祝肖队终于脱单,臊得肖时钦一路红到脖子根。

 

 

距离肖时钦的发情期越来越近了,他心中有些莫名的紧张和忐忑,这种紧张和忐忑甚至把他应有的羞涩都冲淡了。

虽然和王杰希认识时间不算短了,但在“安非他命”和“如是我闻”相熟之前,他与王杰希也只是君子之交。从全明星周末的最后一天,王杰希拍他的肩开始,两人的关系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路飒沓,点燃了燎原大火。相处时还不觉得,但如今相隔异地,一到夜深人静时,肖时钦就会不自觉地升腾起虚幻的恐惧和不安。

——这一切,是真的吗?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会反复咀嚼微信里两人的聊天记录,直到那些情浓的字句将他包裹住,如一碗热汤,熨帖他的肠胃。

 

发情期来到的前两天,周四中午,肖时钦接到了王杰希的信息。

“在飞机上,下午三点到。”

肖时钦捏着手机的手有些汗湿,赶忙向经理请了一周的假,步子有些急。

“肖队?”临出门时碰上了方学才。

“嗯,学才,我……下周有点事,麻烦你了。训练计划我发群里了。”

方学才露出一个会意的眼神:“肖队,注意身体啊。”

“会、会的。”肖时钦差点一脚踩空。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肖时钦一眼就看到王杰希了。

这个季节,W市冷得滴水成冰。下飞机的人们,或多或少把自己裹成一个球。只有王杰希,一米八一的个子,穿黑色羊绒大衣和米色围巾,戴着顶羊呢软帽,走路飒飒有风。他看见肖时钦站那儿等他,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你怎么来了?”王杰希摘下羊皮手套,拉过他的手。

“反正要请假,索性来接你。”他的手干燥而温暖,肖时钦的心安定下来。

 

肖时钦在战队附近买了房子,除了每个月回一趟父母家,平时就住在那里。房子不大,两居室,不到一百坪,但胜在地段好。肖时钦在阳台上种了绿萝、牵牛、薄荷之类,好养活即可;仙人掌浑身长刺,偶尔也会开花。

王杰希在沙发坐下,打量着屋里的物件摆设。听肖时钦在厨房问他:“喝点什么?果汁,咖啡,还是茶?”

“红茶吧。”头天晚上他特意做了几种饼干带过来,正好可以搭配着吃。

肖时钦应了一声,端了两杯茶过来。

王杰希不急喝茶,先搂着他交换了一个长吻。

“想我吗?”分开两指的距离,轻声问。

“想。”

他们分开时,茶水已经放温了,肖时钦只得重去泡了两杯。杯壁上画着猫,肖时钦的是狸花猫,王杰希的是黑猫。两人坐在沙发上边喝茶边吃饼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这是地纹,就是生命线。你看,你的地纹又长又深,这样说明你很健康。”王杰希拉着肖时钦的手,给他讲手相。

“这是人纹,人纹深而细的人,头脑聪明。”

“这是天纹,又叫感情线。”王杰希摊开自己的手,和他并排放在一起,“时钦,你看,我们是一样的。”

“天纹从小指下方向食指方向延伸,长至食指下的人,注重精神之爱,灵魂的契合。”王杰希贴上肖时钦的手,并拢,再握住。

“在我……”

“在我小的时候,我读过一本书。作者说,结婚几个月后,她和她的丈夫把他们的书放到一起,同样的书肩并肩挨着。那时候,他们才觉得彼此是真正结合了。”

“我一直想要那样的伴侣。”

“在那个论坛上认识你,了解你,和我志趣相投的你,还有……我喜欢的豆汁儿味的你……”

“时钦。”

“我想和你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情。”


发情期提前到来了,但两人都懒得再去计较这些无足轻重的事。

(因ZC原因暂停发布)


王杰希披件睡袍去厨房做三明治,肖时钦躺在床上,浸在卧室中,另一个新主人留下的气息。

他想起柏拉图在《会饮篇》中讲,人最初诞生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四条胳膊四条腿,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孔。而宙斯将人劈作两半,以削弱人类的力量。于是,那些被劈成两半的人都非常想念自己的另一半,他们奔跑着来到了一起,互相用胳膊搂着对方的脖子,不愿离开。

他在想,等一下,王杰希回来了,他们会靠在一起进食、做-ai。他们有一周的时间,可以不问世事,相濡以沫,像动物一样嗅着彼此的味道热烈缠绵。

——那是人群中寻寻觅觅、兜兜转转、灯火阑珊处的,我的另一半。

 

 

【全文完】


【注1:掌纹的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注2:“春天对樱桃树”句来自聂鲁达】

评论(7)
热度(71)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