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法师

有意见提,看情况改
因ZC原因暂时关闭停车场

【周叶/恋歌】想和你虚度时光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上,离开

浪费他们好看的阴影

……』

 

 

午后,街边的那家书店,一只白猫从门缝里窜出来,一溜烟冲进法国梧桐碧绿的阴影里。

书店里,穿着白衬衫的青年支颐看书。桌边的白墙上贴着一张博尔赫斯的黑白画片,正对面是福柯。蚊香在他脚下又轻又细地燃着,被旁边的电风扇晃着脑袋吹,满屋子都是檀香的味道。音箱里放着Tamas Wells。

这是一个寻常的下午。

“喂?”忽然手机一阵响动,“嗯,在书店呢。老魏去办事儿了,帮他看会儿店。你下课了?……行,那你来吧……不用买,水就行。嗯,路上小心。”

 

叶修合上《乌克兰拖拉机简史》,把它放回书架上,决心回去打个三星,并告诉社团的小朋友们,这本书不怎么值得买;然后又从另一边的书架上拿下一本塑封的《青鸟故事集》,去结了帐,又挑了张当月的书签,准备送给周泽楷。

他也没把握小周爱不爱看这本书,不过他觉得这本书很像小周:冷清又热忱,风流蕴藉而不失优雅。他想起上周去看周泽楷参加学校的案例分析大赛,他穿着银灰色的西服,系着母亲送他的藏蓝佩利斯纹领巾,甫一露面,观众席就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尖叫。

 

没多久,周泽楷就来了。他背着书包,提着一盒切好的哈密瓜、两杯冰柠檬水,怀里抱着一只白猫。

“白糖?”叶修把收银台的桌子收拾一下,空出地方给小周放东西;又伸手去接他怀里的白猫,“怎么跟你碰上了?刚还钻出去找它相好了,我还以为天黑才回来呢。”

周泽楷满头是汗,刘海被捋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他寡言少语,看到男朋友也是笑笑不说话,只眼神明亮。

白糖傲娇得很,不肯粘人,至少不粘叶修。它一进叶修怀里,不满地“喵”了一声,跳下地,一路窜进布帘后面的库房,不知做什么去了。周泽楷把吸管插好,递给叶修,又拆开哈密瓜,朝叶修的方向推了推,这才把书包放下,准备喝自己那杯柠檬水。

叶修递了张纸巾给他,让他擦擦汗:“老魏说晚上聚聚,叫了大眼、文州几个,说找到一家不错的店,等会儿直接过去,今天不用买菜了。”周泽楷不接,小学生一样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隔着一张桌子,端着柠檬水,一边喝一边仰着头看叶修。叶修只得拿着纸巾给他擦汗,一边吐槽:“三岁啊你。”周泽楷“嘿嘿”地笑。

“啊,对了,这本送你。”叶修把书递给他,“昨天刚到的,挺不错,有空可以看看。”

 

周泽楷有一排这样的书,叶修送他的,林林总总。有些他看了,有些还没来得及。他读得最多的是《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这是他告白完第二天,叶修给他的回应。书签夹在第二十六页,那首诗这样写道:“让我和你交谈,用你的静默/明亮如一盏灯,简单如一只戒指/你仿佛是夜,默不作声,满布繁星/你的静默是星子的静默,如此遥远而单纯。”周泽楷那天彻夜未眠。他一遍遍读那本诗集,咀嚼字里行间的每个暗示,又因它过于直白而面红耳赤,仿佛美好的、耀眼的、洁白的,浪潮在心中汹涌。

第二天,作为回应,周泽楷送给叶修一本《身披法袍的正义》。叶修简直被新上任的男朋友打败了。

 

两人面对面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叶修不讲究,小周投喂什么他就吃什么。哈密瓜是周泽楷爱吃的,所以一盒里大半都进了他的肚子。白糖在库房乏味,又在店堂里窜来窜去,整条猫贴在地上,在周泽楷脚边撒娇。

“啧,这猫就爱粘你。平时在店里可凶了,老魏一抱它就挠。”叶修嫌弃地看着在周泽楷怀里蹭来蹭去的白糖。

“挺可爱的。”周泽楷抱猫很有心得,从它头顶一路挠到脖子,又伸手挠它下巴。白糖大爷舒服地眯着眼,后腿蹬得老长。

“老魏下个月要回老家了。”叶修突然说。

“……新店长?”

“不知道。”他难得露出烦躁的表情,“上上个月来了个通知,说街面要整改,门面得改成围墙。老魏找了不少地方,现在房租太贵。”

 

这只是一爿不到四十平的小书店,布帘后面是十平的库房兼店长宿舍。不卖教辅试卷,只卖人文社科的折价书,三面墙满当当摆着书架,正中一个长案,也堆满了书。既不能喝咖啡,也不能撸猫(猫太凶),没多少客流,也没多少利润。

这样的事情全国各地都在发生,周泽楷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书店要拆了,或许马上就会不复存在。这是他和前辈相遇的地方,也是他和前辈相爱的地方。在布帘子后面,那个散发着樟脑味和书香的昏暗小库房里,他和前辈第一次接吻。那时他心如擂鼓,笨拙又紧张。布帘影影绰绰,一道光若有似无,在前辈脸上游移。

“其实我也很紧张,脸都笑僵了。”叶修后来说。

 

周泽楷把怀里的白糖放下,猫爪还不舍地勾他的裤腿,看得叶修不满地“哼”了一声。他起身把吃完的东西收拾收拾,出门找垃圾箱扔掉,然后钻进布帘子后面洗手。没一会儿,叶修也钻进来了,拿了把电热水壶,胳膊一碰示意他让让。

水“哗哗”冲进水壶里,周泽楷乖乖站在一边,湿淋淋的手半举着晾干。叶修闲着没事,一手拎着壶一手去摸他的呆毛,一路顺到底,又沿着脖子去挠他下巴。小周乖乖站着让他摸,还配合地抬起下巴,露出很享受的表情。

水快满了,叶修收回手拧水龙头,周泽楷有点意犹未尽,整个人半挂在他身上,在他耳边不停“喵喵”叫。叶修习惯了,面不改色地朝前走。他刚掀开帘子,正巧两个女生推门进来,三双眼对个正着,小周还没羞没臊地挂在他身上学猫叫。叶修镇定地说了句:“欢迎光临。”

“叶、叶师兄。”叶修是个名人,虽然研究生之后就甚少再抛头露面,但江湖永远流传着他的传说。叶修认了认,模糊有个印象,是辩论队的小朋友。

“哟,小师妹啊,来照顾师兄的生意吗?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全场最高六折最低三折,买书送老板手绘书签。”叶修一口气说下来,顺得很。

周泽楷刚才被帘子半遮着,听到有人来了,只好停止了幼稚的撒娇行径,跟叶修一前一后走出来。师妹们一看他那张名满W大的脸,再回想刚进门时的动静,就无法抑制地捧着脸发出浮想联翩的笑声。

“咳咳,打住打住。”眼看她们笑得小周都手足无措了,叶修赶紧制止,“别捣蛋,回头让你们方锐师兄给你们搞几场练习赛去。”

师妹们捂住嘴,好不容易止住笑,双眼还禁不住透着兴奋,一边挑书,一边不住朝二人方向看,还时不时凑着头窃窃私语。她们挑了两本杜拉斯。叶修给她们结好帐,又从抽屉里找了几种书签,和小票一起递过去:“记得下次再来啊。”

“叶师兄再见!”师妹们乖巧地问好,又偷偷看周泽楷,想叫又不好意思叫。

“小周。”叶修示意,又大大方方地对师妹说,“叫嫂子就行。”

周泽楷转过头,露出不好意思又开心的笑。两位师妹眼看就要窒息了,愣了一下,一起兴奋地喊:“大、大嫂,再见!”差点把书给忘了。

她们离开的时候,叶修依稀看到有个妹子捂着胸口一脸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样子。



晚上说好聚餐,少不得要喝几杯,吃完回来老魏多半也不开张了。叶修灌好开水,把一天的帐理清记上,又把收银机里的钱拿出来,对好帐锁进抽屉里。周泽楷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低头看书,一边看一边不自觉地拿手指卷自己的头发。

屋顶的吊扇呼呼吹着,桌脚的台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白糖从不知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愣头愣脑地朝周泽楷的方向跑。

“小周,你怕不是猫薄荷成精的吧。”叶修调侃道。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撸着猫。

“回头,”叶修想到什么,伸手捋了一把白糖的毛脑袋。白糖大爷正享受地躺在周泽楷怀里磨蹭,尾巴一拍一拍,叶修的冒犯它也就宽容地原谅了,“要是这儿真开不下去了,老魏回老家了,白糖咱带回去养吧。”

“好。”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END.


后记:

那天读到这首诗,就想以此为题材写一篇周叶。诗来自李元胜,我觉得写得好的都摘出来了。

故事里的书店,是我大学时代充满回忆的一家书店。我一边写,脑海中就浮现出那家书店的样貌。直到我毕业,书店搬了两三次,到现在,它还紧巴巴地活着。老店长后来回了老家,又去了京城。店里有一只叫芝麻的黑猫,不爱理人,会挠。

在我废掉的第一稿里,周泽楷因为偶然踏入了这家书店,正巧碰到新书上架、蹲在地上拆包的叶修,对他一见钟情。这场景在我身上切实发生过,很深刻,所以我写不好。就像那道布帘子确实存在,但并没有那个吻。

祝他们幸福。

评论(10)
热度(197)

© 蘑法师 | Powered by LOFTER